跳到主要內容

警惕科學,警惕科學家!




作者:田松,原文很長,僅節選最後兩段

人們通常認為,科學及其技術的發展首先是為了滿足人類的需求,所以在根本上具有一種對於人類社會的善意。在這個前提之下,即使其負面效應,也是出於良好的動機,屬於好心辦壞事。如果說在一九六二年蕾切爾·卡遜出版《寂靜的春天》之前,這種想法還情有可原,在此之後,這種想法往好裡說,是糊塗,往壞裡說,是裝糊塗。在我看來,自從工業革命科學與技術聯姻開始,科學及其技術的起點和歸宿就不是為了滿足人的需求,而是為了滿​​足資本增殖的需求。資本為了使自己增殖,有的時候需要滿足人的需求,有的時候需要刺激人的需求,還有很多時候,需要剝奪一部分人的需求而滿足另一部分需求。正如我們中學政治課裡所學到的,對於資本家來說,只要能賺錢,生產糧食與生產殺人武器是沒有區別的。當科學及其技術服務於資本的時候,其動機之中被人們賦予的善意,其實是不存在的。

資本具有增殖的內在屬性,它要求科學和技術能夠最快地、最大幅度地使其增殖。我在《警惕科學》一文中有相對充分的論述:只有機械論、決定論、還原論的數理科學給出的技術能夠滿足這種要求。而這種技術,其本質上是與生態學相衝突的,它的應用必然會對環境和生態構成損害。因而,很多數理科學的子共同體已經內在地成為生態與環境的破壞者。進而言之,在當下的社會結構中,科學共同體已經內在地具有危害社會的屬性。

在這種科學—技術—產業擴張的過程中,社會整體的利益、底層民眾的利益、大自然的利益,都受到嚴重的傷害。但是,由於被傷害者沒有話語權,常常被弱化、被忽視、被遮蔽。

科學知識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科學共同體生產出來的。當生產者受到資本的約束,並且有逐利動力,它所生產出來的知識,如何能保證中性、中立、客觀?


比如,轉基因作物的各種可能的好處,諸如增產、減少農藥用量等,這些知識更容易生產出來,也更容易得到傳播,傳播到家喻戶曉。而論證轉基因具有生態危害健康危害的知識,從生產、到發表、再到傳播,每一個環節步履維艱。上個世紀末有普泰茲事件——英國生化學家普泰茲因為在實驗中發現轉基因對小鼠健康造成嚴重破壞,遭到各種阻撓與詆毀;二零一三年末,又有塞拉利尼事件——法國塞拉利尼教授二〇一二年在《食品和化學毒物學》上發表的論證轉基因玉米致癌的論文,在十四個月之後,被雜誌出版方宣布撤除。在前幾年中國為轉基因農作物研究投下的二百四十億巨額經費中,有相當一部分用到了媒體上。二零一三年三月,美國國會通過了包含保護孟山都條款的“農業撥款法案HR933”時,中國的主流媒體,那些宣稱要在幾年之內把轉基因糧食擺上中國人餐桌的農業部官員、轉基因科學家,以及某些科普人士,都全力傳播這一消息,宣稱美國政府支持轉基因、支持孟山都。而由於全世界反轉人士的抗議,此條款在在二零一三年九月被徹底廢除時,中國主流媒體卻不置一詞,那些官員、科學家及科普人士也一律緘口不提。

在孟山都公司將轉基因作物推向全世界的過程中,並沒有出現一個中立的、獨立的、具有道德力量的轉基因作物研究共同體。相反,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捆綁在利益之上受制於權力之下的共同體。據我所知,中國科學院植物所的生態學家蔣高明教授多次被打招呼,讓他不要再發表反轉言論。這就是現實的科學共同體!

在科學與社會的博弈中,科學共同體常常會祭起一個法寶——科學特殊論。哈佛大學賈撒諾夫(Sheila Jasanoff)教授總結了科學特殊論的幾個層面。知識論獨特:科學是唯一真的知識體系,決策者應該聽從科學家的建議;管理學獨特:科學的專業性使得外行無法管理,需要科學共同體自我管理;社會學獨特:科學具有自我糾錯機制,科學家共同體總是變得越來越好;經濟學獨特:科學總是帶給社會經濟利益,投資科學技術總會獲得回報。[4]雖然從科學哲學等學科的立場上看,每一項都是經不起推敲的。但是它卻在很大程度上被社會所接受,成為科學共同體拒絕外界監督制約的有效武器。比如,在引起爭議的時候,相關共同體常常把科學活動簡化為科學的知識問題。你不不知道基因是怎麼轉的,就沒有資格討論轉基因問題;你不懂核能是怎麼發電的,就沒有資格討論核電問題。由此導致的結果是,只有他們自己最有資格對自己的活動作出判斷。


科學特殊論是科學主義全盛時期的歷史遺跡。科學史學科的創始人薩頓(George Sarton,1884-1956)認為,科學是唯一的與社會進步正相關的力量。人們認為科學具有自在的自生的力量,只要科學自由發展,社會就會進步。而當外力干預科學的時候,科學就會停滯,社會就會退步,常用的例子如納粹德國與文革中國對科學的干預。西方文藝復興時期,科學代表理性,被用作抵抗神權神性的一種力量。中國文革之後,科學代表客觀真理,被用作抵抗獨斷政治權威的新權威。人們相信科學是一種中性的、客觀的、沒有利益傾向的、超越政治立場的力量,期望科學是一種獨立的、健康的社會力量,並寄希望於科學特殊論能夠保護這種力量。然而,詭異的是,這恰恰表明,科學走向前台,被賦予特殊地位,是作為政治力量出現的。中性中立的科學和科學共同體從來只是一個完美的理想,實際存在的永遠是具體的、被社會結構影響的、與資本和權利結盟的、永遠存在著缺陷乃至惡的科學和科學共同體。

科學共同體具有兩面性。當它為資本服務、當它與社會博弈時,會以其魔法取悅社會,誘惑社會,強調科學的種種好處;當它遭到社會質疑的時候,又擺出一副知識擁有者、世界闡釋者的高傲面孔,說它是精神性的,是中性的、中立的。

一個迫切而嚴峻的問題是,如何防止科學危害社會?


以往,人們寄希望於科學家的個人道德和科學共同體的集體道德。默頓曾提出了影響至今的科學精神四原則說——普遍性、公有性、無私利性和有組織的懷疑主義,這其實是對小科學時代科學家形象的理想化,它只是默頓對科學共同體的期許,從來不是對科學共同體的實際描述。一來,科學家並不是特殊材料製成的,並不比常人道德更高。二來,科學家個人的道德已經不能保證科學不去危害社會。前鑑不遠,黃萬里先生個人的道德修養與學術水平都無法阻擋三門峽與三峽大壩。一位與其所屬共同體相對立的科學家,會迅速被邊緣化。他在體制中所處的任何位置都會被人取代。這個共同體成批出廠的博士碩士,絕大多數是接受了共同體整體範式的,會主動與體制合作。反過來,也只有那些願意與體制合作的人,才會獲得體制中的位置。因而,科學家個體的道德自覺不足以改變科學共同體整體作為資本與權力附庸的角色,更不可能依靠科學家個人的道德自覺來保障科學共同體不去危害社會。

吳國盛教授指出,科學自身的倫理就是更快更高更強,不斷地發現,不斷地開疆拓土,科學是無盡的前沿,科學無禁區。所以從科學內部,不存在自我約束的力量。反過來,科學共同體還在努力反抗社會的約束。

事實上,社會對科學的約束已經存在,比如生命科學領域的倫理審查制度。一個課題必須事先通過倫理審查,才能進行。未能通過倫理審查的實驗結果無法發表,也就無法被科學共同體中認可。倫理審查委員會的成員不僅包括科學家,也包括從事社會、倫理和法律工作的專家。這種倫理約束並非生命科學共同體主動地自我約束,而是在社會壓力之下不得不達成的妥協。這種倫理審查模式有必要推廣到其它科學領域。

五,警惕

人類社會需要建設一種機制,對科學共同體進行有效的約束、監督、防範,防止科學危害社會。首先在意識層面上,需要改變以往對於科學家無條件的信任和信賴,消解科學特殊論。我們依然可以相信具體的某一位科學家的道德是高尚的,甚至可以相信大多數科學家作為個體都是好人,但是同時,需要清醒地認識到:科學共同體首先是利益共同體,然後才是知識共同體,從來不是道德共同體。其利益,必然會影響其知識的生產與傳播。

當科學共同體宣稱他們發明了某種對人類會有種種好處的某種新技術的時候,我們首先要做的不是歡呼,而是警惕!

在核電專家強調核電技術安全、清潔、必要且廉價的時候;在轉基因專家強調轉基因作物高產、抗蟲、節省農藥的時候;在水電專家宣稱長江生態變好的時候;在納米專家宣稱納米技術將給人類帶來諸多便利的時候,我們都要警惕!

科學家集體作惡,並非不可能​​,並非天方夜譚,並非遙不可及。它們就發生在現在,發生在我們周圍。

一九六二年,發表了《寂靜的春天》之後的蕾切爾·卡遜遭到了整個美國化工學界(不僅是化工產業)的一致抨擊,說她並非專業人士,對DDT問題沒有發言權;說她文章的煽情大於理性,文學大於科學;說她危言聳聽,意在阻礙科學發展,用心險惡;說她是歇斯底里的老處女……這語氣,與當下某些人之攻擊所謂“極端環保主義” 、攻擊“反轉控”,何其相似乃爾!

現在的情況更加嚴峻。我們的社會,正在被這些利益集團包圍著,轉基因、納米、核能、水電、太陽能(我沒有寫錯)……,他們虎視眈眈,他們處心積慮,他們妄言發展,謊稱進步,把毒藥包在糖衣裡面,社會在嚐到一點甜頭之後,接踵而來的就是環境問題、生態問題,健康問題、社會問題。二〇一三年霧霾籠罩了大半個中國,在我看來,這正是生態系統全面惡化的一個表現,是上天的警示,很多人依然試圖尋找單一原因,從燒煤找到尾氣,甚至找到了燒烤!人們天真地相信,找到了那個原因,就可以通過新技術加以解決。

雜技演出中,椅子疊得越高,演員的能力越強,觀眾的掌聲越熱烈。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疊得越高,危險越大,所有人都知道,這疊椅子終究是要塌的!然而,我們這個社會卻像中了邪一樣,竟然能夠相信,技術的發展可以是無限的!

社會問題不能依靠技術來解決。技術只是緩解問題、遮蔽問題、轉移問題,從長期看,是飲鴆止渴。一方面,技術的深入使生態危機更加嚴重,進而導致了人類全面的生存危機;另一方面,寄希望於技術解決,使我們浪費了時間,喪失了解決問題的時機!

我們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甚至,崩潰已經開始了!

科學及其技術已經具有了地質作用的力量,科學對於社會的危害,對於地球生物圈的傷害,將是整個人類無法承受的。

我們已經進入了猝死的時代!
警惕科學,警惕科學家!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

夢參老和尚:絕對的修行竅決-原來積累福報如此簡單

我們怎麼樣來訓練這個心?怎樣相結合呢?在日常生活當中的例子很多,我們好多女道友在廚房烹飪料理的時候,只是在做炒菜的動作,心理頭又怎麼跟佛法相結合呢?能不能相結合呢?烹飪料理的時候,你心裡頭是怎麼想的?你發過願嗎?依照文殊菩薩跟智首菩薩說的“善用其心”,你應該發願!
我跟好多道友談論過這個問題,當你做菜時,要發願說:“我做菜呀!比天上的美味還美妙,不論誰吃了一定會高興,還有我這道菜,誰吃到了它,病難消除、災難消除,病苦沒有了,身心健康!”先不說那道菜是不是有這種效用,你能這樣修練你的心,就已經是大菩薩心。
發過這種願嗎?對我們來講,吃了我做的這道菜,癌症消失了,不用吃什麼藥,我的菜就是藥,飯、菜本身都是藥,我們只知道肚子餓了,吃東西可以解飢,還不知道它的妙
我碰到過這麼一位發願的菩薩,你吃她這份飲食,你的癌症消失了,這是她的加持力啊!因為她的心跟你的心是相通的,這是心的體會,在日常生活之中要“善用其心”
要跟你的日常生活結合起來,譬如說我們家庭主婦,在家裡得做飯、做菜給全家人吃,這是不是行菩薩道呢?是不是菩提心呢?如果你認為只是做飯、做菜圍著鍋爐轉的時候,那就不是菩提心,而是迷惑;如果你認為這是行菩薩道,你要照顧周圍的這些眾生,你讓他們吃了你做的飯,都能夠明白、能夠發心,能夠沒有三災八難等痛苦,吃了你做的飯能夠發了菩提心,漸漸行方便道,行菩薩道,漸漸能夠成佛;那麼,你做飯就不只是做飯,那是供養眾生,乃至使眾生都能得度。

我們有好多弟子還是吃葷的,吃葷是可以,我也不勸人家信了佛就一定得吃素。雖然你信佛,但是你先生或者你太太他們未必信!或是你只信了一半還有一半不信,還有些小孩子是全家人一起吃飯的,你要吃素卻讓家人都跟著你吃素,這是不可以的,這會使他們都謗佛;你不但沒有幫助自己反而是害了自己,你如果安不下心來,就隨緣吧!家人吃肉你吃菜!同一個鍋煮的食物,人家吃菜邊肉,你吃肉邊菜,那不就好了嗎!不要成為家人的障礙,這不是條件,但是你還是不能殺生。你可以要求家人到市場買現成的給他們吃,不能買活的回來在家裡宰殺,那樣會帶來很多的戾氣,家宅會很不安寧。
古人說:“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半夜屠門聲。”現在豈只半夜,什麼時候都可以宰殺了,每一天都有人在宰殺,豈隻大生物、小生物、魚、鱉、蝦,每一盤菜都得宰殺多少生命啊!你想要世界安定,這怎麼可能呢?我昨天講世界的構造不安定,再從你作業的…

苦行僧的慈悲開示--看懂了極受用

【提示】:他是一位瑜珈苦行僧,既沒有寺院常住,也更沒有私家東西可以享用!但修行特別好!在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在浙江溫州淨社寺,對全寺僧眾開示,意義深遠!講述如何修持淨土法門的殊妙過程與體會!著實對於淨土法門的所有出家在家人,都是一個極好的因緣!若您不看這篇慈悲開示,真的會遺憾。
屍陀林瑜伽苦行僧  噶吐.曲吉加波於溫州淨社寺的開示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五日

       這次來到貴寺,打擾了常住,明天就要起程走了。這一走,大家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見面,我別的沒有什麼好東西饋贈諸位。今天,我這個沒寺院,只能住曠野墳地古墓的瘋顛喇嘛,斗膽坐在法座上,準備給諸位講些有關淨土法門修持的問題,以此與大家結個法緣。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能從中得到受益。        現實中太多的人把淨土宗的念佛法門看得太簡單了,以為念一句佛號就可以了,這是錯誤的,真正的念佛法門,可以說是博大精深,奧妙無窮。若修此門用功得當,一年半載就會有感應境界。若是修了沒感應,那就要從自身找原因,是方法不對?還是用功不夠精進?相信只要是方法得當,用功精進。心虔誠,願力到(即信願行三資糧具足),絕對沒有修了幾年,甚至幾十年而得不到感應的事。       古時大德們修淨土法門,都能放下萬緣,而製心一處。由此經過三個月、半年,或三、四年時間就能見到佛。見到淨土種種的瑞相,能夠體會到佛的境界。為什麼我們到現在卻達不到呢?其究竟問題在那呢?要慚愧啊!出家修行要以了生脫死為要事,寺院是成就我們了脫生死的地方,所以要把日常一切跟我們了生死沒關係的瑣碎事放下,一概不管。生死若是不能了,作其他任何事情又有什麼意義呢?如果每天只是打兩個小時的坐,念一兩個小時的佛,而且身心並未融進去的話,這樣修一百年,也只是種一點來世享福的因罷了。為什麼會這樣呢?這是你們的信心不足,定力不足,悲願力不夠。

“阿彌陀佛”這四個字是一個大秘密

我們一千多年來,所流傳淨土宗的念佛法門,到了近代幾百年來,大多都是採用“持名念佛”的途徑,念“南無阿彌陀佛”的名號,就是持名念佛。“阿彌陀佛”是佛的名號。“南無”是皈依的意思,“南無”兩個字,要念成námó。
  但念“阿彌陀佛”的名號,有一點須要注意,不可以念成“哦(wō或ē)彌陀佛”,要念“阿(ā)彌陀佛”。阿(ā)是開口音,嘴巴張開,在喉部、胸部發音。
  這個“阿(ā)”字門,也就是密乘的“陀羅尼”——總持法門之一。密乘修法中,具有“阿(ā)”字門的觀想和念誦法。“阿(ā)”字是梵文字母的生髮音聲,是一切眾生的開口音。
  所有佛經,大都從梵文翻譯過來。梵文的真言咒語,有三個根本咒音,也就是普賢如來現身金剛薩埵的根本咒,這三個字是“唵(ōng)”“阿(ā)”“吽(hòng)”。簡略的說:
  “唵(ōng)”的意義是:永恆常住,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遍滿法界。“阿(ā)”是無量無邊,無際無盡,生生不息,開發光明。“吽(hòng)是無邊威德,無漏果圓,無上成就,迅速成就。
  如果念成“哦(wō或ē)彌陀佛”,就有偏差了。“哦(wō或ē)”的發音是嘴部收縮成為一小圈,單從喉部(生死輪)所發出的聲音,是輪迴的音,輪迴音是下沉的。

佛教知識:佛號是消業障之王,有萬種功德,不可思議神力

龍樹菩薩在《大智度論》裡講:每個法門都有消業障的功能,有的懺悔的方法可以消淫欲的罪業,有的可以消嗔恨的這個業力,有的可以消殺生的罪業,有的消嫉妒的罪業,但是對於誹謗大般若的罪業,這些方法都懺悔不了;唯有念佛號不僅能夠消前面所有的罪業,而且能夠消這個誹謗般若經典的罪業。念佛號有消諸多業障的功德。所以業障現前時,你趕緊念佛號。

  “阿彌陀佛”,這句佛號,是萬種功德的結晶,具有不可思議的大威神力。它是生死苦海中的慈航,是慢慢長夜裡的明燈。念佛人現世獲得的十種​​利益妙處。這些都是釋迦牟尼佛在佛經上親口開示的,佛無妄語。

  佛陀講十大利益妙處:

  一、常得一切天神隱形守護

  天道中的一切天神,都尊重佛法,看到念佛人都歡喜讚歎,冥冥中加以保護。因此,念佛的人,不求消災免難,自然消災免難;不求家庭平安,家庭自然平安。這對念佛的人說,不過是現世獲得的小利益。對天神說,也是積累功德,雙方均有利益。

  二、常得一切菩薩常隨守護

  菩薩的任務,就是上求佛道,下化眾生。所以時常分身無量,遊化十方,普度有緣。念佛眾生和諸佛菩薩有緣,眾生在生死苦海中,一心稱名,是向佛菩薩發出的呼救聲。所以古德說:“生死海中,念佛第一。”稱名求救是因,菩薩尋聲救苦是緣,因緣和合,感應道交,自然逄兇化吉,離苦得樂,這就是果。古今以來,許多有緣眾生,由於遭受厄運苦惱而稱名號,由於稱念名號而轉危為安,也由於獲得念佛的利益,而生信發願,求生淨土,見佛聞法。“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這是菩薩化度眾生的善巧方便。

  三、常得諸佛晝夜護念,阿彌陀佛常放光明,攝受此人

  常得諸佛護念:護,保護;念,惦念。《阿彌陀經》說:“是諸善男子、善女人,皆為一切諸佛之所護念,皆得不退轉於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念佛的人,受到一切諸佛的保護和惦念,由於諸佛保護和惦念的力量不可思議,所以他們修行的心,能永不退轉,直到得著佛的智慧——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照這樣說,就算這一世不能往生極樂世界,但既已種下善根,就不會退轉,一定有一天會往生淨土,見佛聞法。

  阿彌陀佛,又號無量光佛。佛的智慧之光,橫遍十方,超越空間。佛的光明比太陽的光大千億倍,太陽的光,一道牆便隔斷了。佛的光明無所不照,任何東西也阻隔不了。“阿彌陀”是無量光壽,是佛的法身,也就是人人本具的佛性。念佛的人,業障消除,身心清淨;心頭清淨,即心是佛。也就是“妄去真顯”…

淨空法師:如何修清靜心?

淨空法師開示:如何修清淨心? 在行中修,行是生活、工作、應酬,在這裡面學不著相。於世出世間一切法,放下執著、放下分別、放下妄想,心就清淨了。不把拉拉雜雜的事情放在心上,心裡只有阿彌陀佛,只有極樂世界,只有經典上的教誨。

心地清淨、空寂,什麼都不想,做再多的好事,都不放在心上,統統放下,清淨心裡生歡喜、生智慧。這個歡喜不是從外面來的,是從內心裡生出來的,是真歡喜。
世間不管什麼事,聽到也好,見到也好,統統不要放在心上,見如不見,聞如無聞,時時刻刻保持清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