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3的文章

班夏哈--正向心理學

什麼課程,讓哈佛大學生趨之若鶩,創下修課人數的紀錄?二○○六年,哈佛大學心理學博士班夏哈(Tal Ben-Shahar)在母校開設“正向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課程,俗稱“幸福課]”,選修人數達八百五十五人,超過學生總數一成,打敗以往的王牌課程“經濟學導論”。在一周兩次的“幸福課”上,班夏哈沒有大放厥辭地教授學生該如何成功,而是深入淺出地教他們如何更快樂、更充實、更幸福。 班夏哈自稱是一個害羞、內向的人。“在哈佛,我第一次教授積極心理學課時,只有8個學生報名,其中,還有2人中途退課。第二次,我有近400名學生。到了第三次,當學生數目達到850人時,上課更多的是讓我感到緊張和不安。特別是當學生的家長、爺爺奶奶和那些媒體的朋友們,開始出現在我課堂上的時侯。” “我曾不快樂了30年。”班夏哈這樣說自己。他也是哈佛的畢業生,從本科讀到博士。在哈佛,成為三名優秀生之一,他曾被派往劍橋進行交換學習。他還是個一流的運動員,在社團活動方面也很活躍。但這些並沒有讓他感到持久的幸福。他坦言,自己的內心並不快樂。“最初,引起我對積極心理學興趣的是我的經歷。我開始意識到,內在的東西比外在的東西,對幸福感更重要。通過研究這門學科,我受益匪淺。我想把我所學的東西和別人一起分享,於是,我決定做一名教師。” 幸福是衡量人生的終極貨幣 這堂“幸福課”,從發源地賓州大學,延燒到哈佛等名校,如今全美超過兩百間大學都將它納入課程,海外如英國、中國的大學也跟進。《波士頓全球報》(The Boston Globe)、《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CNN等美國主流媒體爭相報導,許多學生更向學校反映,這堂課改變了他們的一生。對於哈佛這群天之驕子來說,幸福,為什麼需要學習?班夏哈又如何說服這些聰明的腦袋? 他說,幸福,是衡量人生的唯一標準,是所有目標的“終極貨幣”。衡量一個公司的價值,我們會用金錢來評估其資產與債務、利潤與虧損。人生也和企業一樣,有盈利和虧損。“在評量自己的生命時,可以把正面感受視為收入,負向感受當作支出,也就是說,當正面情緒多於負面情緒時,我們在幸福的‘終極財富’上就盈利了。”如同企業會遭遇破產,個人的情緒也可能破產,陷入長期的憂鬱與不快樂。原本追逐財富、名聲或夢想,都是創造快樂的手段,但人們卻常抓這些物質的外在標準不放,忽略了內心深處真正的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