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7的文章

淨空老法師:淨土大經科註第四回(第435集)-新任務來了,我想再延壽至少

淨空法師講于(2017/4/27)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諸位同學,諸位法師,請坐。請大家跟我一起皈依三寶:
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衆中尊。
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衆中尊。
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始從今日,乃至命存,皈依佛陀,兩足中尊;皈依達摩,離欲中尊;皈依僧伽,諸衆中尊。   請看《大經科注》,第九百八十二頁第五行看起,第五行,科題,「誨谕勸行」。請看經文:
【吾哀汝等。苦心誨喻。授與經法。悉持思之。悉奉行之。】
我們今天讀這個經文,就能想象到世尊當年在世,他在講經教學,慈悲到極處。佛已經證得究竟圓滿了,爲什麽還要教化衆生?而衆生又不聽話,讓我們深深感觸到,古時候老師喜歡教學生,爲什麽?學生好學,學生肯學,學生知道感恩,現在不然了。   我學佛那一年我二十六歲,接受方東美先生的教誨。我跟他的緣也非常特殊。我是從小,可以說長大了,都在失學當中,沒有正式進過學校。這一般學校只念到初中畢業,高中念半年,因爲戰爭又失學了,以後再也沒有讀書的機會了,苦不堪言。年輕喜歡哲學,認識了方老師,我認識他,他不認識我,知道是家鄉一位大德。他是桐城人,我的老家在廬江,我們相距很近,不遠,我的老家跟桐城是鄰縣。我寫一封信,寫一篇文章,向他請教。緣就是這麽結上的。方老師召見我,在他家裏見面。我是想到學校去旁聽他的課程,他告訴我,現在的學校,現在,指六十六年前,先生不像先生,學生不像學生,你要到學校去聽課,你會大失所望。我聽了這個話,以爲老師完全拒絕我了,心裏當然很難過。老師也看到了,最後老師告訴我,這樣好了,你真想學,你到我家裏來,每個星期天上午九點半到十一點半,我給你上兩個小時課。我的哲學是在他家學的,學生只有我一個,老師也只有一個。

我這一生第一個就是感恩他,沒有遇到他,可能我早就不在世間了。爲什麽?我自己曉得自己短命。很多人給我看相算命,都告訴我,我的壽命只有四十五歲。我很相信,我不迷信,那個時候我年輕,我認爲是遺傳,最近的三代,我的祖父四十五歲過世;伯父,我父親的大哥,也是四十五歲過世;我父親四十五歲過世,這三代壽命都短。我相信,我一點不懷疑,我也不害怕。能有機會學到一點是好事,老師給我講了一部哲學概論,最後一個單元講佛經哲學。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