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3月12日 星期四

曾國藩三千步裡識人秘術,已基本失傳!




晚清名臣曾國藩頗有用人之明,曾提拔了左宗棠、李鴻章等名臣。

某次,李鴻章帶了三個人請曾國藩任命差遣,當時曾國藩剛吃飽飯正在散步。他有飯後緩行三千步的習慣,所以那三人就在一旁恭候。

散步之後,李鴻章請他接見那三人,曾國藩卻說不必了。李鴻章很驚訝,曾國藩說道:“在散步時,那三個人我都看過了,第一個低頭不敢仰視,是一個忠厚的人,可以給他保守的工作;第二個喜歡作假,在人面前很恭敬,等我一轉身,便左顧右盼,將來必定陽奉陰違,不能任用;第三個人雙目注視,始終挺立不​​動,他的功名,將不在你我之下,可委以重任。”

後來三人的發展,果然不出曾氏所料,而第三人就是開發台灣有功的劉銘傳。

緩行三千步,不過一小時的光景。就這一小時的光景,決定了三個人的命運。有人也許要說,這曾國藩,也太絕對了吧。其實,一個人的品性,是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從他細微的形態動作中看出來的。曾國藩的高明就在於,他在緩步的過程中不動聲色地仔細觀察了三個人。這是一場未曾事先通知的考試。因此,三個人的表現也都發乎本性。

一個手無縛雞之力、胸無用兵之策的文弱書生,曾因兵敗走投無路,兩次投水、多次以劍自刎未遂,還給兒子寫絕命信,叮囑子孫後代永不再帶兵征戰——而正是這樣一個人,最終成為駕馭千軍萬馬的最高統帥,打出了“無湘不成軍”的傳奇,並被朝廷封為一等勇毅侯,成為清代“文人封武侯”第一人。

曾文正公這段歷史相信不少人耳熟能詳,也經常有後人好奇:一介書生憑什麼立下千古武功?追根究底,不外乎7個字——得人才者得天下!

曾國藩自知領兵打仗非自己的長項,他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推行人才戰略,“集眾人之長,補一已之短”,“合眾人之私,成一已之功”, “只在用人二字上,此外竟無可著力處。”據不完全統計,曾氏幕府二十多年間召集的幕僚達400多人,而後官至三品者達47人,位至督撫者33人。左宗棠、李鴻章、彭玉麟、郭嵩燾、沈葆楨、劉蓉、李元度、羅澤南等晚清的棟樑之材,無不受曾舉薦,“國之重臣,悉出曾門矣!”中國人素來講“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這些人對曾國藩懷有知遇之恩、師授之恩、舉薦之恩,豈能不盡忠賣命?!人才已備,人心已得,何城不摧?何業不成?!

善於奇謀戰策的左宗棠,自視甚高、目空一切,然而在識人和用人這一塊,對同鄉曾國藩心悅誠服,“知人之明,自愧弗如元輔”;即使是老對手石達開,也不得不承認,曾國藩“雖不以善戰聞名,卻能識拔賢將,規劃精嚴”;而作為曾之正宗傳人的李鴻章,則不止一次向別人表示,不僅自己前半生功名事業出於老師的提攜,即其辦理外交的本領亦全仗曾國藩“一言指示之力”;半個世紀後的蔣介石,對曾國藩相人的工夫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他曾經專門研究曾氏用人得失,並將其用在自己的識人、用人上。

那麼,曾國藩的人才戰略到底有何非凡之處,而令這些頂尖人物折服呢?

其一、求賢若渴

曾國藩桃李滿天下,左宗棠門下卻無一人出名,為何?左宗棠自負甚高,傲氣凌人,到他手下做事往往難得有出頭之日;而曾國藩寬容大量、求賢若渴,有本事的人一般都能得到重用,所以天下人才都願意跟著他走。

對人才的重要性,曾做過吏部侍郎的曾國藩認識非常透徹,他認為辦天下事要用天下才,辦的事越大需要的人才就越多。曾國藩“以薦舉人為己任,疆吏闊帥,幾遍海內”,看準了的人決不放過,曾效仿劉備三顧茅廬請出了彭玉麟;他還囑咐師友同僚,隨時推薦各類人才;對於任何前來投奔的人才,他都禮遇有加,盛情接待。

正是這種求賢若渴的美名,讓全國各地第一流人才對這位曾“伯樂”趨之若鶩,甚至許多新科進士不願履朝廷之任而願意進入曾國藩的幕府。

其二、相人有法

據說曾國藩精通麻衣相法,而事實上,是他一生在考察人才方面摸索、積累了豐富經驗。

在《用人三策折》中,曾國藩把具體考察人才的方法歸納為“詢事”、“考言”、“奏摺”、“誘迫”四法。他主張對人才宜“留心察看,分別貞邪”,相貌、言語、舉止、行為……曾國藩無時、無地不注意觀察人才,並將其優缺點一一記錄下來,以備日後參考使用。此外,曾國藩還經常設置不同的情境來考驗對方,以找出真正沉穩內斂、德行佳的人才。當年,年輕氣盛的李鴻章就在曾國藩的考驗下碰過好幾次釘子。

在選人時,曾不喜歡用官氣重、誇誇其談的人,並以“德大於才”為用人第一要旨,對此他有過精闢的闡述:“與其無德而近於小人,毋寧無才而近於愚人。”

其三、量才適用
曾國藩不僅善於發現人才,還善於使用人才。他清楚地認識到,“世人聰明才力,不甚相懸,此暗則彼明,此長則彼短,在用人者審量其宜而已。山不能為大匠別生奇木,天亦不能為賢主更出異人”在筆記《才用》篇中,曾國藩進一步指出:“雖有賢才,苟不適於用,不逮庸流,……當其時,當其事,則凡才亦才亦奏神奇之效,否則齟齬而終無所成。故世不患無才,患用才者不能器使適宜也。”

因此,曾國藩不拘一格降人才,“凡於兵事、餉事、吏事、文事有一長者,無不優加獎借,量材錄用。”長此以往,使得他帳下軍事型的、謀劃型的、經濟型、技術型的人才應有盡有,其勢如日中天,前無古人,登峰造極。

其四、琢玉成器

對於可造之才,曾國藩在培養上所花的工夫可謂不遺餘力。

“人才以培養而出,器識以磨礪而成”,這是曾國藩的培養人才觀。他認為“天下無現成之人才,​​亦無生知之卓識”,不可動輒說“天下無才”或“無人可用”。

曾國藩從長期實踐中歸納出培養人才的方法,主要有“教誨”、“甄別”、“保舉”、“超擢”四種。教誨之法即教訓、教導;甄別之法即對能力、品質考核鑑定;保舉之法即向上級薦舉有才或有功的人,使得到提拔任用;超擢之法即超級提升。以教誨為例,凡手下將領來拜見,曾國藩總抽時間接見,並諄諄訓誨、告誡他們對上要精忠報國,對下要力戒騷擾百姓;平時,他也經常以書信、飯前閒談的形式對手下提些要求。因此,屬下從士兵到將領,無不將他視為楷模。

其五、獎勵為重

曾國藩深諳人的心理,認為對人才不能求全責備,而要多鼓勵扶助。他說:“衡人亦不可眼界過高。人才靠獎勵而出。大凡中等之才,獎率鼓勵,便可望成大器;若一味貶斥不用,則慢慢地就會墜為朽庸。 ”

在具體實踐中,曾國藩建立了有效的激勵機制,注重針對不同人的不同需求,採取相應措施來激發其積極性——“武人給錢,文人給名”,即以厚賞來得兵將之勇,以名位來換幕僚之智,皆大歡喜,軍心一統。通過不停的舉薦,曾國藩的幕僚“幾乎人人皆有頂戴”,“以滿足他們的好名之心”。

尤其難能可貴的是,曾國藩不怕部屬與自己同職齊名,鼓勵他們“自立門戶”“自闢乾坤”,並為之鋪路搭橋。也正是這樣,才有了後來李鴻章、左宗棠等人的大放異彩。

知人善用,莫過曾公。這位傳奇人物的一生,再次向我們昭示了一個道理:成就別人,最終也將成就你自己——得人才者得天下!

極樂世界不是虛妄的

極樂世界的由來,自性變現出來的,不是阿賴耶。比起阿賴耶,兩個對比,阿賴耶是虛妄,是假的。它是真的,它不生不滅,它沒有變化。壽命很長,沒有變化,那個地方的人不需要飲食,不需要睡眠。那個世界是光明世界,沒有夜晚,也就是沒有黑暗,無論在什麼地方全是透明,大地都放光。 這個世...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