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5月20日 星期三

中陰身的定義與壽命


中陰身的定義
自亡者斷氣,第八意識脫離軀殼,至轉世投胎前之歷程稱之為「中陰身」。所謂「前陰已謝,後陰未至,中陰現前。」前陰已謝指此期壽命已盡,後陰未至意謂尚未投胎。就一般而言,人死後皆有中陰身。然大善大惡者則無。一人生前積極行善,認真修行,對三寶及淨土深具信心,斷氣後毋需歷經中陰階段,剎那間往生極樂。升天及下地獄者亦等同此速。生前未聞佛法,然奉行十善,樂善好施,為世間之大善人,百年之後,亦得瞬間投生天堂。生前作姦犯科,燒殺擄掠,瞋恨恚怨,強取豪奪,此等極惡之徒,命終直入地獄。至於貪念重者則墮鬼道。
中陰又稱「中蘊身」、「中蘊有」、亦稱「中陰有」、「中陰身」。藏文「中陰」意為「一情境結束」與「另一情境展開」間之過渡時期。斷氣、甫亡謂「死有」,來世投胎(即轉世)時曰「生有」。據《俱舍論》卷十所載,死亡瞬間至來生出世之剎那(即投胎、入母胎內),其中間時段稱「中有」。因僅意識存在,並無實質肉體,乃由意識作主宰,幻化而來,非父精母血孕育所成,故稱意生身、意成身或化生身。此時,四大之聚合恰與死時相反,與貪瞋痴相關之思想伴隨而來,風、火、水、地亦相繼到來。


善惡未判的中陰身
此意生身與《華嚴經》提及佛十大身中之意生身大不相同。佛陀證得清淨法身,故其意生身乃隨願所生,隨其清淨之願力(至十方世界度眾)而生。眾生之意生身乃意識所成之身,形成元素為業力。彼已擺脫色身束縛,遠較生前自在。初往生時,靈魂甫脫離肉體,其舒適不可言喻。此時神識往上飄浮,於己色身歷歷可見。故人亡故後,會流連於棺槨或病榻旁,觀看自己色身。此時善惡尚在對判,業力未形成,故極其自由。因其極輕靈、敏銳,故覺知力為生前七倍,且具他心通,可閱讀他人之心識。此段時間長短不等,或七日、十四日,乃至四十九日。
據經云,中陰身速度猶勝光速,於一念頃即可投生他方世界。在業力尚未形成前,可神通自在,隨心所欲至嚮往之處,可穿牆走壁,縱山河大地亦不為所障。極具活動力,其移動方向則取決於過去之業力、習氣。透過觀想,希求之物立時現前。思衣得衣,思食得食,全系唯心所造。
第一章所提及之奇魯戴醫師,於脫體狀態中思及死亡,不禁心生恐懼,大喊:「媽媽!」即此一瞬間,神識飛至位於千里之外赫爾辛基的娘家。由此可知,在此狀況下,意識可瞬間到達自己欲往之處。
奇魯戴醫師述及自己回至家中所見情景:「客廳裡,我母親正在縫製一件有花朵圖案的長袍,我姐姐五歲的女兒則坐在地板上畫圖。我心想:(不知姐姐到哪裡去了?)突然,場景改變,我已置身一雞尾酒吧,見姐姐正與一名男子相談甚歡。我四下張望,卻未見姐夫,頗覺無趣,遂興起回家之想。此念才動,即已回至千里之遙的拉普蘭德家中。當一思及己之色身,意識隨即回至色身內,始覺色身冷而僵硬,隨即睡著。翌日,打電話回家,證實昨日所見並非幻覺。复致電姐姐,問及昨夜行踪,姐姐支吾其詞,我說出雞尾酒吧之事,姐姐至為震驚。」
美國亞利桑納州高速公路上,一印第安女孩發生車禍,被一男士救起。女孩告訴男士:「請讓我安靜一下。」隨即閉上眼睛。約莫十幾分鐘後,复張開眼,交代該男士,盼彼至印第安保護區,將自己死訊通知母親,並請彼轉告:「我雖走了,但請母親放心,因我已與父親在一起。」男士至遠在千里外之印第安保護區,將遺言轉達,其母領會地用力點頭,將男士領至一置有棺木之房間,原來,女孩之父甫辭世不久。就實際情形而言,女孩無由得知父親死訊,倘欲解釋此現象,應是於另一確實存在之世界中,人類能如光速般移動至念頭所到之處,因其所處之空間,非吾人目前所處之三度空間,故可於一瞬間由甲地移動至乙地。
瀕死體驗研究之先驅穆迪有一女性朋友維依,曾因急性膽囊炎開刀。手術進行當中,其心跳突然停止,彼時,維依脫離體外,自天花板得見醫護人員忙亂情景,雖欲與彼交談,卻無人覺察自己存在,亦聽不見自己聲音。維依輕飄飄走出病房,至醫院會客室,見女兒凱西肩披二條不搭調之披巾,對女兒之怪異裝扮頗為不滿,復至另一室,見乾弟與朋友言及:「本擬於今日前往雅典探望亨利伯父,但得知維依病危,欲留下幫忙,故取消雅典之行。」維依本視此皆為幻覺,經求證,果確有其事。女兒係因乍聞母親入院手術,慌亂間隨手取一披巾即奔赴醫院,不意竟多取一條。至於乾弟取消雅典之行,亦完全屬實。
西元一九七六年,醫學教授金芭莉於醫院擔任社工時,遇到一瀕死案例:「瑪利亞為心髒病患者,入院第三日,心跳忽然停止,彼時,院方將其安置於醫院北側二樓之加護病房中,身上滿纏膠布及管線,病床周圍有各種裝置及螢幕。醫護人員為其施行心臟按摩、輸送氧氣及注射。見其呼吸、意識回复,我始安心離去。是夜,護士來電通知我,言瑪利亞急欲見我,且情緒似極激動。我趕至醫院,瑪利亞一把抓住我手腕,將自己脫體而上升至天花板,眼見醫師急救之過程一一敘述。由於稍感無聊,欲至病房外。方一動念,即自動移至病房窗外,醫院大門口正上方。瑪利亞說明所見景物,後經我求證,絲毫無誤。瑪利亞复移至另一側,於三樓某扇窗戶外,見窗框稍偏外側處有一隻藍色網球鞋,鞋之小趾部分已磨損,鞋帶繞至鞋跟下。瑪利亞自認所見絕非幻境,遂請我代為尋找。我果於醫院西側三樓某一病房窗邊尋獲此鞋。」
由上述諸例可知,自肉體脫離而出之某種主體(神識),能對外界有所感應,並能自由自在移動至各處。多數體驗者脫離肉體時,欲由某處移至另一處,中間並無移動過程,只須動念,即可於瞬間抵達。即令有移動過程,亦可任意穿越牆壁及緊閉之門窗,乃至穿越他人色身。
眾生於生死迷茫,輪迴六道之中,無論其為胎生、卵生抑或濕生、化生,皆由身、口、意之善惡業所感得。行善感召至善道、為惡感召至惡道,業果如是,非何人所主宰。業即因果之總和,因果相續不斷,致有六道輪迴。由此得知,眾生之意生身為無明、業力及因果之綜合,唯因暫時擺脫色法之束縛,故得此神通自在。身歷此境,自不願受色身之羈鎖。
欲界中陰之形體
欲界中陰,高約二尺,似五、六歲之幼童,且諸根明利。縱生前為殘障或痼疾,中陰身時,則完美無缺,故祭拜時,亡者必然知悉。人甫斷氣,即具天眼,多遠皆可得見。故一上香,魂魄隨至。若非如此,民間所謂牽亡魂(召引亡魂),又何由牽之?死前何以會昏迷?此乃因神識為肉體牽制,而感痛苦、昏迷。中陰身近似腦部神經系統,若神識脫離色身,神經系統之作用全失。此際即無所謂「昏迷」。昏迷僅適用於生前。若斷氣,神識脫離色身,何人前來探視均一目了然。如手術時不治,亡者於手術台即可知誰在身旁。神識飄浮於天花板上,俟遺體運出,亦尾隨而去。
菩薩之方便中陰形體
證悟菩薩果或有修有證者,其中陰身系方便說,此乃欲救度中陰眾生而示現,形貌為一壯年,身量高大。因智慧高超,身形圓滿,綻放光明。菩薩欲入胎時,光明照耀百千俱胝之四大部洲,為智慧願力身,不同於凡夫之無明業力身。
色界中陰之形體
色界中陰身,完滿如本有,具慚愧心,與衣俱生(一出生即著有衣衫)。人出生時皆赤裸其身,天人出生,衣物已然具足,且視其福報大小,衣物優劣互異。中有身形質極微細,非同類不能得見,須頻率相同方可得見。有修得極清淨之天眼者(如人間修得定功者),亦可得見天人,以其頻率相同故。
中陰身之飲食
欲界中,有食極微細香氣之眾生,謂「幹闥婆」。意生身亦專食香味以滋養其身(因其有意識,故仍須飲食)。子孫祭祖時焚香,即此用意。起乩、拜神皆焚香,即因鬼神乃觸氣而飽,香為其飲食。父母亡故後焚香祭祀,其所食非所供之飯,乃是食供品及香之氣味。焚香亦有等級區分,較無福報者食惡香,縱好香現前,亦無福消受;福報深厚者食好香。若焚好香可感得善神食用,點惡香多感得鬼道眾生前來。
六道中陰之形色
中陰身時常希求,覓其出世因緣,尋查來世當生之處,故又稱「求生」,且因其為本有壞後,於次生之間暫時而起,故稱為「起」 ,壽命短者僅剎那之間耳!欲界、色界眾生方有中陰身。六道眾生之中陰身各不相同。據《大寶積經》所載,地獄之中陰形貌醜陋,面如焦炭。畜生之中陰似煙,無固定形狀,其生前即無定性、無意志力或因愚癡,故感得此。餓鬼之中陰形色如水,視其福報而有清濁之別。人天之中陰形如金色。色界(天界)之中有其色鮮白,以其具禪定功夫,心不混濁,故通體透明。至於無色界之中陰身,非凡夫所能了解。例如佛入涅槃時,無色界眾生亦哭泣,淚灑雨下,其中陰身系微細四大,非人間所能見。
中陰身之有情,或有於神識脫離時,即見自身為雙手雙腳,或為四腳,甚或多腳、無腳等情形。何以故?此因中陰現前時,視亡者所造之業,決定投生之處。此際雖未投胎,已可見自身之變化。因來世由業所感,故其形量及所到之處與本有之形貌相似。如欲投胎為虎,於中陰身時,即可發現自身有四隻腳。簡言之,斷氣後,中陰身脫離色身,其形狀已大致固定。欲投胎至何道,其形貌已形成,自然朝其共業及父母之因緣而去。
中陰身業力強、速度快,具最疾之業通。其本具定力、神通力、意志力、願力及威德力,然一旦決定投胎之處,此五力旋即消失。以其隨念而走,起何念即投胎何處,故念念應注意自己起心動念。念清淨之佛國土,即轉生蓮花內。生死關頭最為緊要,遇善緣則生善道;遇惡緣則墮惡道。故陽世眷屬,當設大供,供養三寶,仗三寶之威光以資神識,往生善道,或轉讀世尊所說經典、持念佛名,仗佛力令亡者離諸惡道。

中陰身之壽命
中陰身之壽命,每七日為一周期,亦即中陰身每七日內皆有可能轉世一次。故每七日需為亡者誦經、做七或拜懺、念佛,以增亡者之福,期令投生善處。若亡者善根深厚,或可藉念佛功德得度,往生極樂世界。然所謂七日一周期之壽命,亦為一概略數字,非必定如是。有斷氣後三、四日即轉世,然亦不乏逾經月未投胎者。七七四十九日後尚未投胎,倘未藉任何善根之力,則會淪為鬼道。民間有「牽亡魂」之習俗,若已亡故三年五載,仍可牽出亡魂,即表此人已落入鬼道。因中陰壽長至多四十九日,於此期間未轉世即化為鬼,極難超生。
以其屬另一道,既已形成固定生命形態,欲由此模式轉換為另一模式,殊屬不易。故應於亡故之四十九日內,積極做種種功德。然此為亡羊補牢之作法,若欲正本清源,實應於平日即早作準備,精勤不懈,行善布施。莫俟往生後由子孫代做,所得利益相去甚遠。

死往何處
死亡並非意味全盤毀滅,乃為另一生命之肇始。人亡故後,隨三種力量而去。
1、隨業而去:隨所造善惡業中最重者投生。業即為一種造作,具因果之連鎖性。商有商業,工有工業,行善有善業,為惡有惡業,故古德云:「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具真知卓見之智者,應及時行善、用功,求往生極樂。既知命終將隨業而去,當於一切造作皆善加用心,因造作即形成吾人之業。
2、隨念而去:意即隨起心動念而去。舉例言之:一人每日瞋恚憤怒,此發怒之力量(念頭)勝過其他,以瞋心將化作火,此人臨命終極易墮地獄。若貪念重,執著子孫、財產,臨命終強者先牽,何種念頭最強,即順該念頭去投胎。當知,修行即在修正自己的念頭。若不識此,雖拜佛、禮懺、作早晚課,卻未在修正念頭上下手,念頭始終於原地打轉,未能寬恕他人,芝麻小事即被束縛,雖終日念佛,然閒來即道人長短,徒重形式,未掌握修行要旨。如實修行者即無諍,非但與眾生無諍,其內在亦無抗拒。是以於起心動念應特加警惕。
3、隨習氣而去:習氣極難斷。初始,我人製造習氣,日積月累,我人遂為習氣所控制。就物理學上而言,即為「慣性作用」。投胎時,多隨平生最重之習氣,相引至同類環境。若持名念佛,積習日久,彌留之際,佛號自然脫口而出。
生命若屬斷滅,因果​​觀念必蕩然無存。為非作歹、作姦犯科等亂象勢將層出不窮,後果不堪設想。幸而生命有連續性,方可遏彼邪風。正因其為連續性,故應正視「死亡」問題,對臨終至投胎之注意事項,應列為生命中極緊要之功課。印光大師曾云:「平日不念佛人,臨終善友開示,大家助念,亦可往生。常念佛人,臨終若被無知眷屬,預為揩身換衣,及問諸事與哭泣等,由此因緣,破壞正念,遂難往生。」足證臨終處理至為緊要。可嘆世間眾生未諳此,往往草率行之,或沿襲舊習,妄自施為。如斷氣即送進冰庫,或倉促為亡者更衣等錯誤處理方式。

中陰曆程
人於氣絕命終後,神識脫離色身,尚在昏沈恍惚之境,約三、四日,猶不知己身已亡。待見親屬為己設供祭拜,方覺察與親友已成隔世。此時業力形成之烈風,驟然吹起,中陰唯有任其擺佈。強大光焰伴隨雷電巨響,令中陰心膽俱裂。無數食人夜叉、野獸緊追不捨,淒厲哀號不絕於耳,又復狂風暴雨、山崩海嘯,中陰驚惶失措,四處逃竄,又被追逼至深不可測,象徵自身累劫貪瞋痴之白、黑、紅三座懸崖絕壁。此情此景系亡者業力所感,生前行善,感得樂境;生前為惡,感得苦境。故生前所作所為,所思所慮,影響至劇。
所現景象,象徵前世習性,暴風雨表貪欲,烈風表瞋恚,黑暗表無明,喧擾表衝突之情緒與習性之結合。然究其實,乃無明所投射,其性本空。中陰既非血肉之軀,乃微薄四大和合之身,本質亦空,空何能壞空?是以毋需恐懼,當保持正念。中陰因歷諸苦,急欲覓色身棲止。此時,五方佛界交替放射耀眼燦爛之藍光、清淨白光、黃光、紅色寶焰妙光及強烈綠光,奈因業力,中陰反畏懼不前。六凡道之劣光亦倏忽顯現,天道之微白光,人道之淺黃光,阿修羅道之淡綠光,地獄道之黑煙,餓鬼道之淡紅光,畜生道之淺藍光,因其柔和暗淡,中陰業力應感何道,彼道之光即愈顯而易見,遂投生於彼,此即其來世父母行淫之光。
於瀕死體驗中,見佛見仙者有之,見閻王鬼怪者亦不乏其人,足見各人死後所至之處,非同一世界。庫布勒·羅絲認為:「瀕死患者所體驗者非死後世界,乃是自生至死之移動過程。就物理學而言,所謂“存在”,必以客觀、普遍為原則,然就心靈世界而言,存在毋須此二要件,但凡由主體所創造者,乃是一種主觀之存在,故其所謂之“現實”,亦為主觀之見解。瀕死體驗之現實性,乃體驗者自行創造,是以其內容亦因人而異,自是理所當然。」
科學家認為:「假設死後世界確實存在,則此世界恐非一單一、單調之世界,而是與現實世界相同,充滿多樣性之世界。」是以中陰身所歷之境,實為自己業力所感,即可由此得證。
中陰身之前二十一日,亡者於生前之記憶仍極鮮明,故為其做功德最能獲益。此後業力形成,較難超度。據云,中陰身每七日皆需重歷死亡時心境,安詳而逝者,重現安詳心境,反之亦然。眾多中陰身聚集於男女交媾處,尋求有業緣之父母投胎,其中或有一中陰身遂其所願,餘者則絕望而死。然此死生,乃彼無明心中所現之生滅相,非世俗之生死。
因亟欲投胎,中陰身必擇看似安全之處奔赴,然因迷惑,輒視善生處為惡生處,視惡生處為善生處,或聞迷人歌聲、親人呼喚,終被誘至三惡道。中陰身為業風吹至父母交媾處,以宿世業緣,遂生強烈執著。若喜愛母親,對父親欲取而代之,則轉生為男眾,反之,則轉生為女眾。或問:「試管嬰兒未見父母交媾,何以投胎?」殊不知,精血和合,即可牽引神識去投生。


六道中陰行進方向
中陰以其善惡業力所致,可感受行進方式為上升、下降或水平飄移。若生天界,中陰身頭朝上直飛。如生前嚮往美國,中陰身會以平行方式,橫向飛越高山大海,瞬間投生至美國。投胎至畜生,則如禽鳥,向前直視。投胎至地獄,恰與天界相反,為頭朝下,猶似潛水。
投胎各道所見景象
若見天界宮殿,天神持天衣伎樂來迎,則轉生天界;若見鴻雁成群,嬉遊湖上,即生東勝神洲;若見雌雄牛馬於湖邊囓草,即生西牛賀洲;若見宮室輝煌,即生南贍部洲;若見湖邊有樹木、牲畜,即生北俱盧洲;若投生人趣尊貴之家,則見豪宅華廈、美妙園林;若託生於下賤之家,則置身竹草叢生之處,耳聞種種紛亂威逼之聲;若見豐茂樹林,及相對旋轉之火輪,即投生阿修羅道;若見山石穴窟、深洞或鳥巢,投生於畜生道;若見寸草不生之荒漠、地中淺洞、朽草枯根等,則託生於餓鬼道;若聞悲淒歌聲,身不由主被驅入昏暗處,但見黑、白屋宇雜列,中陰身感烈火焚燒,則投生熱獄,若覺寒冰酷冷,則投生寒獄。
前已述及,中陰身可隨心所欲,穿牆走壁,念頭所到,無所不至。唯佛之金剛座,及母體之子宮無法穿過。前者為佛證悟之處,後者表再度輪迴之入口,一旦投生,中陰身階段即告結束。


關於「奪胎」
高僧大德有「奪胎」現象,其本具福報,可免受胎獄之苦。在孕母懷胎八、九個月時,神識進入胎內,趕走原先之神識。例如:皇后懷孕,無福報者之神識雖投胎為太子,然此色身系暫時藉用,若遇一有福報者,此人即會奪走前者之神識。亦即二者之神識作一轉換,如此,後來者即不必受胎獄之苦。古有前例,高僧大德修持至能知來世投胎何處時,便可以奪胎方式轉世。人在母胎裡,須承受種種痛苦,因高僧福報大,毋須經歷胎獄之苦,只須將彼神識取代,即可投胎。故高僧斷氣後數日,即可馬上出世,此謂之「奪胎」。簡而言之,母親自懷胎至嬰兒出世,其間雖為同一色身,然神識卻時有變化,未必為同一神識。自來祈求菩薩加被,而得感應者不勝枚舉,已懷孕者不妨多持誦《普門品》、《地藏經》等。
何以要求生淨土
或謂:「雖云六道輪迴,既未親眼目睹,從何得知?」玆舉二例,即可知輪迴非假。
實例一:
西元一九六二年出生於斯里蘭卡之布萊瑪女士,自幼即對水及巴士懷有強烈之恐懼感。稍長方表示,自己乃數年前,居住於距此二公里之卡爾特達哇村一女子轉世而來。該女子某日外出購買麵包,彼時,大雨如注,一巴士駛過積水路面,令其全身濕透,而不慎跌入農地中溺斃。布萊瑪對該女子之家庭狀況、家人及同學之事知之甚詳,後經調查,果如其言。
實例二:
西元一九七四年,印度那瓜普爾之三十二歲女性,自謂系十九世紀初,居住於班卡爾州鄉下之女性所轉世。當事人平日皆以那瓜普爾所通行之馬拉地語與人交談,然其既未曾至班卡爾,竟可以班卡爾語描述其前世,且於當地風俗民情知之甚稔,乃至說出前世六位家人之姓名。經求證,一切屬實。
既知轉世之說,確實可信,吾人於此世間之各道狀況,自當詳加探討。
佛謂世間有二:一為有情世間;一為器世間。前者指動物環境;後者指礦、植物環境。有情世間約而有六,即天、人、修羅、畜生、餓鬼、地獄,名曰「六道」。
天道眾生居六道之首,威德特尊、神用自在,身形、壽享皆勝人間,但以耽著樂境,每忽解脫,不思修行,臨命終不免五衰、三災及怖畏諸苦。
人道眾生有貧富、智愚、妍醜之別,然難逃生、老、病、死...等八苦交煎。
修羅道眾生男醜女端,多瞋善嫉,雖有天福而無天德,與道相背。以其好與帝釋鬥,致肢節傷殘,猶能恢復,完好如初,若斷其首級即殞歿。
畜生道眾生包含甚廣,胎、卵、濕、化四生皆有,身形壽享懸殊,每為苦役、充食、人殺、互啖,其苦無窮。
餓鬼道眾生多受飢餓怖畏,以業力因緣,不聞漿水之名,所見清水,皆成膿血,不得飲食,飢渴難當,且常為刀杖驅逼,恐怖非常。
地獄道眾生受諸苦厄,如火坑、堅冰、刀山、劍樹...等,苦不堪言。
前三道以因中多善,果報亦勝,名三善道。後三道以因中多惡,果報亦劣,名三惡道。然不論何道眾生,皆不免輪迴於生死苦海。
試將今日吾人所處之娑婆與極樂略做比較,就生而言:此土眾生投胎,須經十月胎獄之苦;彼土眾生則為蓮花化生,免累父母劬勞養育。就老而言:此土眾生年老色衰時,雞皮鶴髮,腰躬背駝,視茫茫而齒牙動搖,步履維艱;彼土眾生以法味資神,永無衰老,瞬息之間即可隨意往來十方國土。就病而言:此土眾生每為病苦,呻吟哀號,色身時有不適;彼土眾生則具大神通、大威力,而不聞痛癢之名。就死而言:此土眾生必有一死,其生前造業,死後則隨業受生;彼土眾生託生蓮胎,即成金剛不壞之體,相好光明,壽命無量。
此土眾生難免愛別離、怨憎會之苦;彼土眾生互為法中眷屬、菩薩勝友,自無此苦。此土眾生皆為衣食奔波,終生勞碌;彼土眾生則念衣衣來,想食食至,宮殿園林俱為七寶所成,各各受用自然。此土眾生每有形骸醜陋,諸根殘缺者;彼土眾生則形貌莊嚴。此土之地理環境,或丘陵坑洞,或荊棘成林;彼土則寶樹參天,黃金為地,無塵沙垢穢。故知二土之正報、依報實有天壤之別。
為離苦得樂,勘破迷情,了悟宇宙人生真理,進而自覺覺他,了生脫死,故當以佛為師,如法修行。佛法雖有多門,以末法眾生而言,淨土法門最為簡捷穩當,緣彌陀宏願,其國眾生,無有眾苦,但受諸樂,且國無滄桑之變,身則窮劫不盡。常聞妙法,心唯正見正思惟,自他平等,俱得無生,以智慧為命,故壽命無量。或謂:「求生淨土乃避世之消極心態。」實則往生彼土,得以見佛聞法,圓成佛道,其終極目的乃在回入娑婆,廣度有情,令眾生速證無上菩提。此系上成佛道,下化眾生之積極作為。避世之說,誠屬大謬。
日僧源信所著《往生要集》,曾述及臨終時,眾人一心念佛,令病者瞻視彌陀像以求往生淨土之事。當時,以源信為首,結社念佛。有專志念佛者,臨終果蒙彌陀放光接引。
日本籍之T·J先生自述:「西元一九四三年一月二十四日,我下班後搭火車回家,或因途中飲酒所致而渾身發熱,遂至車廂間之踏板上欲吹風散熱,不慎因摔跤跌落車外,火車雖緊急停駛,身體仍被火車拖曳一小段。隨即被送至鐵路醫院接受手術,頭部縫合十七針,下顎及眼珠亦掛採,腿部肌肉被挖一大塊,整條脊椎亦嚴重受傷,其狀可謂慘不忍睹。持續三日之疼痛令我無法入眠,眼前乍現一粒粒黑白相間之光點,猶如電視播畢之畫面,然後一片黑暗。復出現無數黑點,且閃閃發光,變為一顆顆光球,以弧線射向四方,其中一道強光逐漸變粗,將至眼前時,驟然化為一尊法相莊嚴之佛祖,對我微笑。
我想:(此人必是來迎接我至另一世界者。)遂雙手合十,道:“佛祖,請保佑我。”話甫說完,佛祖突然消失,我亦悄然入睡。翌日,劇痛不再,十日左右即出院。據云似此嚴重傷勢能痊癒者,數千人中難得其一,眾人咸認此為奇蹟。」事發前,T·J先生並無宗教信仰,亦不信有所謂來世或極樂世界。至此,方肯定此非神話,乃確實存在者。
西元一九七五年,N·R老先生因感冒引發肺炎,導致呼吸困難而喪失意識,經醫師補充氧氣後方清醒,以下是其經歷:「本來我極度不適,突然間頓感輕鬆,始覺自己置身於一明亮寬闊處,遍地奇花異卉,對面有一酷似觀世音菩薩之莊嚴仙女望著我,我欲朝彼走去,中途出現一面牆擋住去路,不論怎樣努力,仍無法爬過那面牆。此時,忽聞有人呼喚,乃折回原路,俟意識一回复,不適之感又油然而生。」
日人中谷先生於西元一九三八年任橫須賀海軍炮術學校助教時,曾因某項事故造成頭蓋骨骨折,而陷入意識昏迷狀態達一周之久。當親友將奠儀備妥時,彼復清醒,而述及昏迷時之經歷:「我與一群人穿著白衣,穿越一干涸之河床,至對岸時,見閻王坐於紅椅上。彼蓄有鬍鬚,頭戴造形奇特帽子,手拄拐杖。每人皆被詢及欲往何處,眾咸回答:“欲至極樂世界。”然閻王知眾等生前所做所為,縱不坦白招供,亦瞞他不過。我本信有死後世界,亦曾閱讀多位法師著作,故閻王判定我可往生極樂。我至極樂世界,見一望無際之大草原,上有蓮花、紫丁香及蒲公英,復有一莊嚴華麗之寺院及出家法師。其中一位法師對我說道:“你來得太早,應回去將該做之事完成。”待我清醒,始知自己在醫院裡。」中谷先生自幼即深信淨土與閻王之存在,經此體驗,更堅定其求生淨土之信念。
以上所舉,乃日籍人士於瀕死體驗中,得見佛、菩薩者,其中亦有並無宗教信仰者,是以得知佛、菩薩乃真實存在而非虛構,據學者所言:「瀕死體驗之內容,與佛教經典、地獄畫冊內容相符。」既知有死後世界,吾人更當勤修十善,深信淨土,一心念佛。
《臨終備覽》

極樂世界不是虛妄的

極樂世界的由來,自性變現出來的,不是阿賴耶。比起阿賴耶,兩個對比,阿賴耶是虛妄,是假的。它是真的,它不生不滅,它沒有變化。壽命很長,沒有變化,那個地方的人不需要飲食,不需要睡眠。那個世界是光明世界,沒有夜晚,也就是沒有黑暗,無論在什麼地方全是透明,大地都放光。 這個世...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