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從“心”下手,改命治病(十四)



  乳腺的病怎麼治?內分泌的病怎麼治?就是“我不​​應該反感男同志”。愛情這方面,“我不應該覺得別人噁心”。
  自己內分泌不好。還有些年輕的女孩子喜歡人家又不敢表現,內分泌就失調了,“我不應該喜歡人家”能治療內分泌失調。
  “喜歡”也是病,“煩”還是病,人生“只有沒有心”,才是沒有病。
  信佛的有貪心也要參;信佛的慾望心大了也不行,都要平靜
  幹什麼都要平靜,平平淡淡,因為人世間活的就應該像水那樣,清淡的人生,你對什麼都要淡。
  佛教為什麼開始講戒律呢?八條戒律,就是比喻豬八戒。戒是為了戒貪心。為什麼殺生不行?因為殺生時,人往往帶有氣恨心。殺雞的時候,雞還撲愣呢,你還拿刀使勁殺;而且動物被殺的時候,它的痛苦的心會回染到你的身上,會污染你。
  戒殺是為了戒嗔恨心,那個“心”值錢
  有些小動物生出就是要死的,如果你要打蚊子用的是善心:我要度你,希望你去一個好地方往生去,它就得善果;如果你要帶著氣恨心,這個心就是殺心,打不著它,你也招災。
  實際上,心情是災難之根源,生命本無大小,一概平等其實我們天天在殺生,你抿手之間已經有億萬個細菌死了,你說話、吃飯之間有多少生命死在你口腔裡,你計算過嗎?為什麼你不受懲罰呢?因為無心作惡,雖惡不罰。你不是為了殺牠,這是你正常的行為,你沒有心做壞事,殺了它當然也無所謂了,關鍵是戒恨心
  吃素實際上有利於健康。但是為了戒貪心,你吃素有貪心也不行,結果人很難找到中道吃素時生貪心,恨那些吃葷的,還咒罵那些吃葷的人下地獄。為了吃素不合人道,為了吃素不惜讓家里人傷心,為了吃素和家里人較勁,為了吃素寧可給人家添麻煩
  實際上,惠能在《六祖壇經》裡說,“我跟獵人吃了十五年的'肉邊菜'”,實際上你們分析過嗎?獵人吃菜嗎?獵人種菜嗎?過去的獵人肉邊有菜嗎?惠能是怕你們知道他吃十五年“肉邊菜”把你給嚇著,怕你悟性低,理解不了。因為一般的人,只要吃素了往往就煩葷。惠能練的是無邊心,既不煩也不貪,練的是沒有分別心。他以修心為目的,他沒有念過一天的經,他怎麼能修成呢?他是個砍柴工,大堂都不讓他進,他走的是覺悟的道路,他走的是覺悟的這一法門雖然定能生慧、善能生慧,這個“慧”就是覺悟的意思。我們打坐、念經,一切都為了生出智慧來。我們平靜不生煩惱,智慧就自生,而我們講的是直接的智慧法門。
  惠能是為了打個伏筆,讓有頭腦的人能分析到:原來什麼都可以修成,原來形式不重要,內心深處最重要。內心的根本是至高無上的,並不是你的心是至高無上的,並不是行為值錢,內心是最值錢的所以惠能講的一句話非常重要,“ 心平何勞持戒,行直何用修禪,恩則孝養父母,義則上下相憐”他講的是修心,他把佛教理解到至高無上的境界了,他的智慧很高、根器很大。但是一般的人又理解不到,惠能只能埋下伏筆來說、來講經說法。
  他講的是哪個經呀?他講的是自己修練的經,修的是自己這本難唸的經,所以他才修成的。
  素,是為了靜心,結果我們吃素心不靜,我們就失去了靜心的根本要義。我們做一切都是為了靜心,如果你吃素都不能靜心,吃素就沒有什麼意義了所以咱們講的是“根本之道在於心”,心靜一切都會變的。
  有人吃素時連大勺都不讓別人動,弄得家裡丈夫、孩子和你很彆扭,結果都是自己為了自己,沒有為他人。信佛、拜佛都是為了求自己好,沒有人求他人好。
  記住:求他人好,自己才好;為他人好,自己才好;為自己好,自己就是造業了。一定要以他人的利益為目的,不能以自己的利益為目的
信佛信的是公心,老翁的“翁”和富翁的“翁”,都是人類目前追求的長壽和有錢,而這個“翁”字上面是“公”,下面是兩個“習”,就是讓人們天天學習有公心,只有有公心的人才行。
  可是有些人信佛信了個私心出來,吃素是為自己好,拜佛是為自己好,一切都為了自己好,就不管他人的死活;甚至不惜傷害別人,甚至不惜跟自己家人作對,甚至不惜跟別人較勁,這樣信佛就信偏了,說明你的心沒有放正
  有人去寺廟燒香,非得把最好地方擠出來給自己;甚至跟別人爭地方;拿經書得多拿幾本,為了貪心。一切都為了貪心怎麼能行呢?
  我們必須要有無私的精神,一切都要刺殺這個無私,將私修成“無”了,我們才能歸“空”。“有我罪即生,亡功福無比”,必須消滅這個“我”,消滅這個“私”,人才能修成正果,人才能走覺悟之路。只要有一念的私都是偏離,必須把一念私都要戒除掉。
  今後咱們講:如何拜佛求他人好自己才得好。千萬今後拜佛別求自己好,一定要求“世界好”、“眾生好”。
  如果你是做生意的怎麼求?希望我的生意能興隆起來,讓那些顧客滿意,給他們帶來好的結果,不要求我多掙錢,希望給他們帶來好的服務。
  如果你希望孩子病好怎麼求?應該求“讓我的孩子病好,是讓他今後有能力為社會多做貢獻,給國家節省點醫藥費。”
  一定要有公心才行。你要求,自己一定要帶著公心求,不能真心為自己求
  記住:佛也好,自然力也好,不喜歡有私心的人,“有公乃大,公乃王”,這是聖人老子說的話”。“王乃道,道乃天,道法自然”,誰有公心,誰得道;誰有公心,誰自在。
  為什麼找到“中道”特別難?一般人戒除了酒肉之後,一聞到葷就煩心,這時候就偏離了。既不能有貪心、不能有愛心,也不能有煩心。“愛”、“恨”這兩邊都有問題。既不能有貪心、貪欲心,也不能有煩心,兩個心都傷害自己。
  正信佛的、真正信仰的人,練的是寬度,把心練的博大無邊,最終練到是沒有分別心了,一切都看淡;一切都沒有分別了,一切都看破
  當我們執著一種方式、執著一種方法時,都等於沒看破,信佛的最終都要把佛給看破。
  什麼是“看破”?佛講的是因果學,佛不在寺廟裡,佛是無所不在原來我敬一切眾生,就是敬佛;原來我真心的為人民服務,就是做佛;原來我的心如如不動,就是如來;原來我研究真理,我就是個真理的覺悟者,你不就可以成佛嗎?
  五祖弘忍問六祖惠能時說:“你憑什麼來修佛?”他說:“我要做佛。”當時弘忍為之一振,“你一個南蠻,怎麼可以做佛?”他說:“佛沒有地區差別、沒有男女差別,誰覺悟誰都可以成佛。”結果他一個字不識,他能出口成章,他走的是覺悟的路。
  從一祖達摩到二祖,一直到六祖,他們都是走覺悟之路。
  一祖達摩教人武術,目的是有其“勇”而不“敢”,練的是這個功你有那麼大的能力,我還不與人相爭,這才是胸懷。
  有的人是不敢與人爭,你這個謙讓不是真的讓。你能讓,敢而不做,勇而不敢者,才是真正的勇者。能戰勝他人,不算本領;能戰勝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功夫。能向自己慾望宣戰的人,這人才能修成正果不敢於向自己心性宣戰,老是“私”字當頭,還老是想往什麼西方啊!
  有人問我:“周老師,我這輩子受苦了,下輩子是不是能往生西方啊,我淨做好事,信佛這麼真誠,我還往寺廟捐錢捐了十多萬呢。”
  我說:“ 你這是有心行善,雖善不賞,另外捐款不代表功德,而且你要為了功德捐款,白捐,一分錢都沒回報。”
  他說:“我真的白乾嗎?”
  我說:“你一身病,還往生西方,西方人有病人嗎?西方人沒有病人啊!”
  過去講因果,也知道病是由心生,但不知道什麼心情生疾病,咱們把因果學講透了,目的就是讓你們走捷徑,通過捷徑能修心、變命,改變疾病。
  膽小膽小是什麼樣的人?在天理上識別是人的心情。天理上怎麼識別人的心情呢?壞人幹壞事的時候就哆嗦,膽就小。天理上識別這種人是什麼樣人?是壞人。膽小的人就是壞人,所以膽小的人一生不得志,膽小的人挨人欺負,為什麼?因為你是壞人。
  你說:我沒幹壞事呀?不管你幹沒幹,你害怕了就是乾壞事為只有乾壞事的人才害怕,你啥事都沒乾就害怕,你不就是壞人嗎?你得招惡人整你。只有我們正大光明了、正氣十足了,將我們陰性的心靈修成每一個都平靜、坦蕩、自然、光芒,這時候我們才不招邪魔、才不招委屈、不招冤枉和災難打擊。
  聖人連天災都遇不到天災人禍不屬於聖人,常人有常人的災。所以老子講“聖人不遇伺虎”,埋伏的老虎都遇不著。
  聖人本無病。如果看一個人修行高低,看他疾病就知道了如果一個人八十歲還那麼健康,九十歲了還沒有病,這個人你可以認為他修行很高;如果一個人疾病纏身,說明他心靈不清淨啊!心裡要平靜,自然灑脫,放下、看破,擁有平常心,哪會有疾病呢?
  人的心靈垃圾就是我們講的“業力”,我們的殘留信息就是“阿賴耶識”,我們直接修這個
  我們這一生的所有心情的總和,就是我們的靈魂:我們這一生所有的心情總和,就是我們來世的命運。如果你這一生害怕,你是啥命運?是讓人家追打之命,當老鼠唄!你這一生犟,當“強”、“牛”唄,強壯的牛。這人倔,當石頭唄,你還能幹啥。你這人貪心重,受窮,讓人吃,惡鬼道。
  所以,人生所有心情就是我們的命運,咱們這是直接改心情,讓無形的直接為有形的人生服務,咱們任何一念的心就生一念的緣
  有人說,咱們倆的緣分到底怎么生的呀?咱們前世啥緣分呀?不用前世啥緣分,一念心就是一念緣。這一念我生了善心,我就得個善緣;今天我生氣,就招一個恨人的緣。到哪找緣分去?心生萬緣,萬緣歸心,萬緣都是心緣。把心給滅了,一切都不生老子講“隨身不帶”,這時你把心滅了,雖然你有身體,但是沒有死、沒有胎,永遠死不了。所以,每一個人都要修改自己的心靈,任何性格決定的命運都是這樣的。
  肝臟:古人講“怒傷肝”。那麼愛生氣的人,都屬於將軍的人。怒氣重的人,肝臟肯定不好,叫“怒傷肝”。極右的人都屬於將軍的人,一般是將軍之命。從古到今,將軍之命沒一個好的,是因為天理並不分你是哪個朝代的,你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天理不分你是男的、是女的;天理不分你是啥身份,你只要較勁了,就讓你發生災難。
  一般極右的人、愛發脾氣的人、走極端的人,是青年之命。到了中年,經過30年的周期以後,災難就會來了。
  岳飛精忠報國,被奸臣所害。因為他太右了,“怒髮衝冠,憑欄處,蕭蕭雨歇”。怒則氣上,還怒髮衝冠呢,招死災。他要是平靜的將軍不會招災的。你像咱們朱德委員長、葉劍英、李先念都很平靜,所以“文化大革命”的災難都能平穩度過。
  有些將軍怒氣很重,那又怎樣呢?我們只看到這人非常可憐,但你不知道他生了多少氣啊!包括咱們今天有些肝病的人,你說那個人可好了、可講義氣了,因為什麼?將軍都有肝膽相照、忠肝義膽之胸懷。但是你較勁,那個怒氣心會把自己殺了
  特別講義氣的人,也沒有命好的。因為你不是替天行道,你是憑個人情感,你充當自然力去懲罰別人,替別人打抱不平,那你的命當然不好。
  實際上,中國為什麼肝病特別多呀?而且現在乙肝又特別多,是乙肝王國。乙肝病的原因是特別窩囊、委屈的心情生乙肝;發脾氣生甲肝;憋氣是甲狀腺,氣憋在脖子那兒。
  為什麼很多婦女肝不好?因為她老窩囊、委曲。
  從古至今,愛發脾氣的人,確實命運都非常悲慘,不管你是正義的還是非正義的,不管你是對誰乾了多少好事,還是怎麼樣,都一概平衡。
  凡是主得了天下的人,都是那些擁有平常心、平平靜靜的人,能笑到最後。將軍都是早年之命,太亢奮了,太輝煌了。
  但是肝臟對著的是胰臟,胰臟是主甜的,肝臟是主怒的;胰臟是主傷心的,肝臟主生氣的,一般將軍都被甜言蜜語的人給克倒。肝、胰,是一正一反的。“胰”在中醫上稱為左肝,肝臟稱為右肝。實際上糖尿病的人是胰臟壞了。
  怒傷的是肝,肝臟開竅於目,怒則氣上。一般人怒氣嚴重的讓你形成甲亢,怒火重的人眼睛看不見,眼睛的白眼仁會發黃,叫肝火太盛。有的人盛到什麼程度?臉色發黃。
  本來咱們黃種人就容易肝火盛,然後我們再容易生氣。外國人不像中國人生這麼大的氣,為什麼?你領導我,你讓我幹啥你有權利,你開除我你也有權利,我不跟你生氣。中國人不一樣了,領導幹啥事你都生氣,看人家不正之風你也生氣,看電視你也生氣,跟你挨得著嗎?你生氣的面是不是有點寬了,你不瞎操心嗎?你這麼愛生氣就氣死了,好人也給折騰死了。
  所以,人這一生不知道氣是傷害自己最大的,一味的踐踏自己,結果自己給自己踐踏死了,還不知道呢!還不知道通過反參可以治病。
  怒是由肝生的,由心而生,由心而解當然最快
  在北京治療了一位肝硬化晚期的病人,實際上他都出現了迴光返照了。這時候我就說“迴光返照”是世界宇宙自然力給人最後的一次覺悟的機會,它不是為了什麼。
  很多人不知道“迴光返照”是為什麼?實際上是給你最後的一次覺悟機會。人在迴光返照的時候回憶能力可以達到三歲,有的能回憶到零歲,那時候歷史全部都清清楚楚可以再現,目的是給你最後一次覺醒的機會。但有的人仍然不覺醒,就死了;有的人覺醒了,可以在迴光返照的時候重返人間。這時候他看到的是地獄相:“太可怕了,我不想去”。我說:“這個時候只要你能聽話,認真懺悔發脾氣,認真懺悔生氣,回頭就是岸。”這時候他家連裝老衣服都準備了。他這一生氣性特別大,全家誰都惹不起他,只能用病來惹他;什麼都平衡不了他,只能用病來平衡他。孩子克不了他,媳婦克不了他,單位領導克不了他,那時他才52歲。結果他認真懺悔了,哭天抹淚,這時候發生了重大的改變,沒死了,他有一招就是懺悔。實際上他真正的懺悔了:“愛人這麼好,我不應該發脾氣。”這一生老是跟這個發脾氣、跟那個生氣,脾氣耗盡了就是死亡,但他並不知道。結果他這時認真懺悔就沒死了。因為心情的東西是柔性的,我們肉眼看不見、摸不著,但它真實客觀存在。
  過去中國人窩囊委屈的特別多,現在窩囊委屈的也很多。我記得七十年代還是八十年代,上海有一次流行甲肝,全國祇有上海鬧甲肝。得甲肝的人是發脾氣、爭理、生氣,結果那次好像是給北京漲了一級工資,沒給上海漲。實際上那時候上海人沒明白,突出北京,就是今後突出上海;貶低上海,就是今後上海當人上人的一個先期的先奏,現在上海不都是起來了嗎!埔東不也起來了嗎!領導幹部都是上海的,這是陰陽互變啊!
  但是那時候也有一些上海人不得甲肝,醫學說是沒傳染是醫學的解釋,結果有一幫天主教徒,人們採訪他,“你們怎麼不得甲肝呀?”他們說“是主給我們傳福音”。實際上是不是主傳福音呢?這裡就畫一個問號。他們跟甲肝病人在一個桌上吃飯都沒傳染上,然後那個坐在對面桌上吃飯的傳染上了,沒理解啥意思,醫學也解釋不通。我問他:“為什麼沒給你漲工資你不生氣啊?”他說:“是主不給他們漲的。”人家並不生氣,把包袱扔給主了,你不就不生氣了嗎。不生氣就是沒有心了,當然不得傳染病了。後來漲工資人家也不高興,為啥不高興?“是主給我漲的,我不用感謝誰。”他又平靜了。人家把包袱給卸了。因為我有這個因,我就有這個果,你把包袱甩給佛了。甩包袱法也是獲得平靜的一個方法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

夢參老和尚:絕對的修行竅決-原來積累福報如此簡單

我們怎麼樣來訓練這個心?怎樣相結合呢?在日常生活當中的例子很多,我們好多女道友在廚房烹飪料理的時候,只是在做炒菜的動作,心理頭又怎麼跟佛法相結合呢?能不能相結合呢?烹飪料理的時候,你心裡頭是怎麼想的?你發過願嗎?依照文殊菩薩跟智首菩薩說的“善用其心”,你應該發願!
我跟好多道友談論過這個問題,當你做菜時,要發願說:“我做菜呀!比天上的美味還美妙,不論誰吃了一定會高興,還有我這道菜,誰吃到了它,病難消除、災難消除,病苦沒有了,身心健康!”先不說那道菜是不是有這種效用,你能這樣修練你的心,就已經是大菩薩心。
發過這種願嗎?對我們來講,吃了我做的這道菜,癌症消失了,不用吃什麼藥,我的菜就是藥,飯、菜本身都是藥,我們只知道肚子餓了,吃東西可以解飢,還不知道它的妙
我碰到過這麼一位發願的菩薩,你吃她這份飲食,你的癌症消失了,這是她的加持力啊!因為她的心跟你的心是相通的,這是心的體會,在日常生活之中要“善用其心”
要跟你的日常生活結合起來,譬如說我們家庭主婦,在家裡得做飯、做菜給全家人吃,這是不是行菩薩道呢?是不是菩提心呢?如果你認為只是做飯、做菜圍著鍋爐轉的時候,那就不是菩提心,而是迷惑;如果你認為這是行菩薩道,你要照顧周圍的這些眾生,你讓他們吃了你做的飯,都能夠明白、能夠發心,能夠沒有三災八難等痛苦,吃了你做的飯能夠發了菩提心,漸漸行方便道,行菩薩道,漸漸能夠成佛;那麼,你做飯就不只是做飯,那是供養眾生,乃至使眾生都能得度。

我們有好多弟子還是吃葷的,吃葷是可以,我也不勸人家信了佛就一定得吃素。雖然你信佛,但是你先生或者你太太他們未必信!或是你只信了一半還有一半不信,還有些小孩子是全家人一起吃飯的,你要吃素卻讓家人都跟著你吃素,這是不可以的,這會使他們都謗佛;你不但沒有幫助自己反而是害了自己,你如果安不下心來,就隨緣吧!家人吃肉你吃菜!同一個鍋煮的食物,人家吃菜邊肉,你吃肉邊菜,那不就好了嗎!不要成為家人的障礙,這不是條件,但是你還是不能殺生。你可以要求家人到市場買現成的給他們吃,不能買活的回來在家裡宰殺,那樣會帶來很多的戾氣,家宅會很不安寧。
古人說:“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半夜屠門聲。”現在豈只半夜,什麼時候都可以宰殺了,每一天都有人在宰殺,豈隻大生物、小生物、魚、鱉、蝦,每一盤菜都得宰殺多少生命啊!你想要世界安定,這怎麼可能呢?我昨天講世界的構造不安定,再從你作業的…

苦行僧的慈悲開示--看懂了極受用

【提示】:他是一位瑜珈苦行僧,既沒有寺院常住,也更沒有私家東西可以享用!但修行特別好!在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在浙江溫州淨社寺,對全寺僧眾開示,意義深遠!講述如何修持淨土法門的殊妙過程與體會!著實對於淨土法門的所有出家在家人,都是一個極好的因緣!若您不看這篇慈悲開示,真的會遺憾。
屍陀林瑜伽苦行僧  噶吐.曲吉加波於溫州淨社寺的開示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五日

       這次來到貴寺,打擾了常住,明天就要起程走了。這一走,大家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見面,我別的沒有什麼好東西饋贈諸位。今天,我這個沒寺院,只能住曠野墳地古墓的瘋顛喇嘛,斗膽坐在法座上,準備給諸位講些有關淨土法門修持的問題,以此與大家結個法緣。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能從中得到受益。        現實中太多的人把淨土宗的念佛法門看得太簡單了,以為念一句佛號就可以了,這是錯誤的,真正的念佛法門,可以說是博大精深,奧妙無窮。若修此門用功得當,一年半載就會有感應境界。若是修了沒感應,那就要從自身找原因,是方法不對?還是用功不夠精進?相信只要是方法得當,用功精進。心虔誠,願力到(即信願行三資糧具足),絕對沒有修了幾年,甚至幾十年而得不到感應的事。       古時大德們修淨土法門,都能放下萬緣,而製心一處。由此經過三個月、半年,或三、四年時間就能見到佛。見到淨土種種的瑞相,能夠體會到佛的境界。為什麼我們到現在卻達不到呢?其究竟問題在那呢?要慚愧啊!出家修行要以了生脫死為要事,寺院是成就我們了脫生死的地方,所以要把日常一切跟我們了生死沒關係的瑣碎事放下,一概不管。生死若是不能了,作其他任何事情又有什麼意義呢?如果每天只是打兩個小時的坐,念一兩個小時的佛,而且身心並未融進去的話,這樣修一百年,也只是種一點來世享福的因罷了。為什麼會這樣呢?這是你們的信心不足,定力不足,悲願力不夠。

“阿彌陀佛”這四個字是一個大秘密

我們一千多年來,所流傳淨土宗的念佛法門,到了近代幾百年來,大多都是採用“持名念佛”的途徑,念“南無阿彌陀佛”的名號,就是持名念佛。“阿彌陀佛”是佛的名號。“南無”是皈依的意思,“南無”兩個字,要念成námó。
  但念“阿彌陀佛”的名號,有一點須要注意,不可以念成“哦(wō或ē)彌陀佛”,要念“阿(ā)彌陀佛”。阿(ā)是開口音,嘴巴張開,在喉部、胸部發音。
  這個“阿(ā)”字門,也就是密乘的“陀羅尼”——總持法門之一。密乘修法中,具有“阿(ā)”字門的觀想和念誦法。“阿(ā)”字是梵文字母的生髮音聲,是一切眾生的開口音。
  所有佛經,大都從梵文翻譯過來。梵文的真言咒語,有三個根本咒音,也就是普賢如來現身金剛薩埵的根本咒,這三個字是“唵(ōng)”“阿(ā)”“吽(hòng)”。簡略的說:
  “唵(ōng)”的意義是:永恆常住,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遍滿法界。“阿(ā)”是無量無邊,無際無盡,生生不息,開發光明。“吽(hòng)是無邊威德,無漏果圓,無上成就,迅速成就。
  如果念成“哦(wō或ē)彌陀佛”,就有偏差了。“哦(wō或ē)”的發音是嘴部收縮成為一小圈,單從喉部(生死輪)所發出的聲音,是輪迴的音,輪迴音是下沉的。

佛教知識:佛號是消業障之王,有萬種功德,不可思議神力

龍樹菩薩在《大智度論》裡講:每個法門都有消業障的功能,有的懺悔的方法可以消淫欲的罪業,有的可以消嗔恨的這個業力,有的可以消殺生的罪業,有的消嫉妒的罪業,但是對於誹謗大般若的罪業,這些方法都懺悔不了;唯有念佛號不僅能夠消前面所有的罪業,而且能夠消這個誹謗般若經典的罪業。念佛號有消諸多業障的功德。所以業障現前時,你趕緊念佛號。

  “阿彌陀佛”,這句佛號,是萬種功德的結晶,具有不可思議的大威神力。它是生死苦海中的慈航,是慢慢長夜裡的明燈。念佛人現世獲得的十種​​利益妙處。這些都是釋迦牟尼佛在佛經上親口開示的,佛無妄語。

  佛陀講十大利益妙處:

  一、常得一切天神隱形守護

  天道中的一切天神,都尊重佛法,看到念佛人都歡喜讚歎,冥冥中加以保護。因此,念佛的人,不求消災免難,自然消災免難;不求家庭平安,家庭自然平安。這對念佛的人說,不過是現世獲得的小利益。對天神說,也是積累功德,雙方均有利益。

  二、常得一切菩薩常隨守護

  菩薩的任務,就是上求佛道,下化眾生。所以時常分身無量,遊化十方,普度有緣。念佛眾生和諸佛菩薩有緣,眾生在生死苦海中,一心稱名,是向佛菩薩發出的呼救聲。所以古德說:“生死海中,念佛第一。”稱名求救是因,菩薩尋聲救苦是緣,因緣和合,感應道交,自然逄兇化吉,離苦得樂,這就是果。古今以來,許多有緣眾生,由於遭受厄運苦惱而稱名號,由於稱念名號而轉危為安,也由於獲得念佛的利益,而生信發願,求生淨土,見佛聞法。“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這是菩薩化度眾生的善巧方便。

  三、常得諸佛晝夜護念,阿彌陀佛常放光明,攝受此人

  常得諸佛護念:護,保護;念,惦念。《阿彌陀經》說:“是諸善男子、善女人,皆為一切諸佛之所護念,皆得不退轉於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念佛的人,受到一切諸佛的保護和惦念,由於諸佛保護和惦念的力量不可思議,所以他們修行的心,能永不退轉,直到得著佛的智慧——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照這樣說,就算這一世不能往生極樂世界,但既已種下善根,就不會退轉,一定有一天會往生淨土,見佛聞法。

  阿彌陀佛,又號無量光佛。佛的智慧之光,橫遍十方,超越空間。佛的光明比太陽的光大千億倍,太陽的光,一道牆便隔斷了。佛的光明無所不照,任何東西也阻隔不了。“阿彌陀”是無量光壽,是佛的法身,也就是人人本具的佛性。念佛的人,業障消除,身心清淨;心頭清淨,即心是佛。也就是“妄去真顯”…

淨空法師:如何修清靜心?

淨空法師開示:如何修清淨心? 在行中修,行是生活、工作、應酬,在這裡面學不著相。於世出世間一切法,放下執著、放下分別、放下妄想,心就清淨了。不把拉拉雜雜的事情放在心上,心裡只有阿彌陀佛,只有極樂世界,只有經典上的教誨。

心地清淨、空寂,什麼都不想,做再多的好事,都不放在心上,統統放下,清淨心裡生歡喜、生智慧。這個歡喜不是從外面來的,是從內心裡生出來的,是真歡喜。
世間不管什麼事,聽到也好,見到也好,統統不要放在心上,見如不見,聞如無聞,時時刻刻保持清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