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4月29日 星期三

放慢你匆匆的腳步,記住為什麼要上路


“生命之舟難以承載太多的功名利祿,所有的繁華與榮耀,也只不過是過眼煙雲。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不去放慢腳步,還人生一抹淡然呢。”
在有限的生命裡,能多一些慢下來的時光,日子就會少些羈絆和框約,多些潤澤和散淡。
然而,在這千帆競發的時光裡,誰又能捨得如此的本錢,放緩寸金寸光陰,悠哉游哉呢?

  這個時代,人們宛若步入快車道,慢下來不行,稍稍停息更不行。因為人們固守著“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理念不肯放棄,要爭做走在時代最前面的人,無暇停頓,也不敢停頓。
三歲的嬰兒,天剛濛濛亮,就被母親從睡夢中喚醒,急匆匆地送往幼兒園,開始了咿咿呀呀學語的一天;上了小學,就鄭重其事地踏上了蛻變於龍的路程。
一個個天真幼小的生命,走出滿堂灌,便要匆匆趕往才藝、書法、數理、寫作、健美輔導班。

  就這樣,一個個天使的快樂時光,被無情地剝奪了。打工者,披星戴月超負荷勞作,養家糊口;明星們,南來北往地趕場子,掙銀子。
還有,一些人終抵不住名與利之誘惑,為了位子、車子、房子、孩子、盤子,甚至裙子。嘔心瀝血,疲於奔波,苦其心志,勞其筋骨。
世俗人生,匆匆步履,人們有太多心靈的疲憊,太多的踉蹌。可悲的是:我們往往不明了自己腳下所處的方位,不明了自身所承重的極限,不明了自身視線的短淺。

  只看到了山脈的巍峨,忘記了山徑的陡峭與曲折;只看到了麗日春花,忘記了漫漫長夜對一粒種子的熬煎;只看到了錯落有致的摩天大廈,而忘記了一磚一沙皆辛苦。
背負著自以為是的形形色色的行囊,強作一路瀟灑的蹣珊,追逐著飄緲無根的夢幻。
在慢不下來的時光裡,我們並沒有留意,歲月已匆匆遠去,悲喜已默默沉澱。關於七情六欲,縱有千言萬語,終弄不清是非曲直。

  阡陌裡游走的人們閱盡滄桑蕭條後,還能一如既往地綻開笑顏?還能遠離惆悵,淡看秋月暮色?還能秉持“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的情懷嗎?
人生,有時很像北極狼一樣經不起誘惑,竟不惜付出生命的代價。不懂得,擁有了麗日春花的艷麗,就要失去銀裝素裹的聖潔;擁有了闌珊夜色的美妙,就要失去陽光絢爛的麗日。
為了接踵而來的慾念,人們總是步履匆匆,一往無前。終在一個無限寂寥的夜晚,蒞臨生命的終點時,驀然回首,才發現一生太過匆忙,早已忘記了當初為何出發,又為何上路。

  在這個步履匆匆的時代,也許,很多人和我一樣,銘心懷戀那沒有網絡,沒有手機,沒有轎車,沒有霓虹的時代。
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固守著自己的家園,不去為網絡浪潮的澎湃而驚心,不去為未接電話的耽擱而驚恐,也不去為夜色的喧囂而煩惱。
走著自己的道路,想著自己的心事,做著自己的事情,在湛藍的天空下,每一天都是那樣的從容,從容得讓人看淡了花開花落,得失更迭,生死枯榮。
春種秋收,顆粒歸倉,步入歲月深處,人們迎來了一段閒暇的時光。

  長者三五成夥,沐浴著溫暖的陽光,談論著莊子裡的陳年舊事,籌劃著蓋一座新房,娶一房媳婦,憧憬著未來的旖旎;
孩童們秋假剛結束不久又迎來了寒假,在空曠的打穀場遊戲著過家家,汗流浹背地打陀螺,把快樂寫在臉上,也寫在日子上。
良田萬頃,日食一升;豪宅萬間,夜眠五尺。人生不滿百,所需物質區區可數。
生命之舟難以承載太多的功名利祿,所有的繁華與榮耀,也只不過是過眼煙雲。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不去放慢腳步,還人生一抹淡然呢。

極樂世界不是虛妄的

極樂世界的由來,自性變現出來的,不是阿賴耶。比起阿賴耶,兩個對比,阿賴耶是虛妄,是假的。它是真的,它不生不滅,它沒有變化。壽命很長,沒有變化,那個地方的人不需要飲食,不需要睡眠。那個世界是光明世界,沒有夜晚,也就是沒有黑暗,無論在什麼地方全是透明,大地都放光。 這個世...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