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4月2日 星期四

走出學佛的誤區

胡小林:走出學佛的誤區
胡小林老師二00九年九月講於馬來西亞
尊敬的淨空老教授,尊敬的丹斯里李金友先生,尊敬的各位領導朋友:
  今天非常高興來到馬來西亞廬江文化教育中心,來給大家做《學〈弟子規〉,改正自己錯誤的心得》報告。
  我記得我第一次碰到師父是二00六年底在新加坡,我去新加坡沒有想見師父,無巧不成書,正好師父來到新加坡。那個時候我不知道頂禮,也不懂這個。師父老人家自己都不記得了,我就問師父:“你就給我十分鐘時間。”他就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大廳lobby,見九大宗教,給我十分鐘時間。臨走的時候我就拽著師父的手:“您說說我修學應該怎麼修啊,師父?”不懂,因為我二00六年八月份才看是師父講的《地藏菩薩本願經講記》,我到十二月份是四個月,我真的不知道怎麼修。我拉著師父的手,我說:“師父,我馬上要回國了,您老人家告訴我應該怎麼修?” 師父說:“你要真聽話,我就給你講,《無量壽經》讀三千遍。”

  我一聽:“什麼,三千遍?”一天讀一遍,讀十年。
  “你今年多大歲數了?”
  “五十二歲,讀到六十二,你心就定了,定了就能開悟,不要多。”這是第一句話,讀《無量壽經》三千遍。
  我說:“那光讀經行嗎?”
  他說:“第二件事,不用腦子思考問題、不用嘴說話的時候,一句佛號念到底,能念多少念多少。念佛的時候計數也好,想佛像也好,都可以。怎麼攝心,怎麼能夠專注,你就怎麼幹。”
  我說:“明白了!”第二件事,念佛。那時候我不懂念佛的道理。
  第三件事師父說:“生活、工作當中落實《弟子規》。”
  我說:“這個我明白,這個簡單。”
  “落實《弟子規》的關鍵在於改過”。
  師父第五件事,最後師父給我告別的時候給我說:“要給世人做好榜樣!”
  就這五件事。

  我有點脾氣,是在二00六年底師父給我說的這五件事,我到今天我都沒變:每天多晚我都得讀《無量壽經》;沒事就念佛;完了以後每天讀《弟子規》,工作當中落實,公司的所有規章制度全部放下。不是不用,跟《弟子規》一致的我用,跟《弟子規》相違背的就取消,十幾萬字。
  學《弟子規》主要是改正自己的過錯,然後老想著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要讓人家對佛法生起信心,要讓人家從我身上看到佛法的力量,要讓人家看到我胡小林的所作所為,能夠學習這個東西。
  今年五月份到青島參加他們第二屆企業家論壇,他們有五百人,晚上回答問題,五百人提問,那個問題提的都是很棘手的。這個盤我們錄下來了,就給師父。師父看過這個盤,我們倆人就通個話,老人家說:“你是不是覺得你在台上回答問題的時候,這個話不是你說的?”
  我說:“對!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我就能回答這麼圓滿。”
  他說:“這就是自性。你是不是覺得你拿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你從哪個角度切入你都不清楚,就突然說上了?”
  我說:“是!”
  他說:“你就這麼一點點善根,二00六年我給你說的五件事,你就真幹。兩年半,別人學了二十年都回答不了這個問題。你要堅持下去,一直這麼做下去,不要動搖!”
  師父說:“連我讓你看看黃念祖老居士寫的《無量壽經》白話文,你都給我說:'師父,我不看,我除了看您,我誰都不看;我​​還讓你看一看我最近講的《妄盡還源觀》,你也不看,你比我還強?'”
  他說:“我給李炳南老居士學佛的時候,我是百分之九十的專一,一門深入,我還有百分之十的夾雜,你連這個百分之十都沒有。”
  我說:“師父,我來不及了,我跟您老人家能比嗎?我是五十二歲才碰到佛法,我今天五十五了,我再弄夾雜,我來不及了。不能再弄夾雜! ”
  我今天來到馬來西亞,其實跟大家要分享的是什麼?我跟著師父這兩年,我們爺倆見面的時間不多,得的利益很大,我特別願意把我得的利益跟大家分享。我看了師父身邊這些弟子,我也接觸了很多學佛的人,有兩個問題是至關重要的,也是今天晚上我想跟大家匯報的。
  第一個就是夾雜。太可惜了,真的不用!我給你們作證明,我昨天給你們匯報的時候,唐朝和宋朝哪個在前哪個在後我都不知道,你說我懂什麼歷史?漢語拼音我都寫不全,我發短信有時候都不會發一個字,寫字倒插筆就太多了。這都沒關係,這都是事,佛法論心不論事,心一定要專一,就按照師父老人家說的“一門深入,長時熏修”,不用再徬徨了,來不及了。
  你活一百年,三萬六千五白天,頭二十年你沒碰到佛法,你在上學、考大學。一百歲,從八十歲以後你的生活就沒質量了,你還不要說你能活過八十,這掐頭去尾就四十年,一萬兩千天就走了;你再談戀愛、結婚、生孩子;你再搞點貪嗔癡慢;你周末再去度度假;再去收拾收拾屋子;再去洗洗衣服,沒有多少天了。一周兩天週末,一年五十二週乘上二,一百天就去掉了,還剩二百天;你要再加上工作;你要再加上你必須做的事情;再睡覺三分之一,你想想還有多少天?你再夾雜,一會兒《大悲咒》,一會兒《金剛經》,一會兒《心經》,完了!千萬別夾雜!我就得這個利益。
  而且我現在看師父講的《無量壽經講記》,我真想講《無量壽經》。我看《無量壽經》就已經有很多體會;我再看師父講《無量壽經講記》,我體會就更多。這時候我才能體會出來,老人家跟我說:《無量壽經》字字無量義,每一個字每一個字,“善哉善哉”這四個字,每一個字你要展開來講都無窮,講無始劫都講不完。我當時聽師父講《無量壽經》講到這的時候我覺得:“得了吧!師父老人家您也是說說而已。這玩意一個字,有什麼能展開的!”
  今天讀了一千遍了,0七、0八、0九,真覺得師父是對的,而且真開智慧。智慧沒完全開,有點小智慧。這個時候我再回過頭來回想0六年給我說的這五句話,在講經當中這五句話的精神,從頭到尾,從上到下,從左到右,不知道掰開了、揉碎了講了多少遍,說者有心,聽者無意;左耳朵進,右耳朵。所以,真的是問題不出在師父這兒,問題是我們沒有真正的理會。沒有真正的干,所以得不到利益,大家學佛學的特別疲憊。
  當我這兩年半我按照師父的五句話做到今天,能夠從學佛的誤區走出來,完全是清淨心起作用,不是師父在幫我,不用!他讓你定在《無量壽經》上,讓你在生活當中落實《弟子規》,你的心自然就清淨;心清淨你就能發現這個學佛的誤區。不是師父給我講,他不跟我生活在一起,他不知道我怎麼跟爸爸媽媽相處,他也不知道我怎麼給妻子、兒女相處,他也不知道我在公司怎麼上班,自覺性就有了。自性本自具足,老師教你也不過這些東西。因為心定下來,心清淨,自己就能察覺自己的問題,這是一不是二。
  你說我怎麼才能發現我的問題?你心清淨。我怎麼才能心清淨?你好好念佛,你真幹,你就心清淨了。你心不清淨,你發現不了學佛的誤區。
  後來發現我學佛的誤區以後,我跟身邊學佛的這些同修說,特別不幸的是,他們沒有一個人有我這種感受覺得學佛學錯了,沒有!當晚發現我學佛學錯了的故事拿出來說的時候,沒有一個人不震撼:我就是這麼學的,喲!你說的這些事我都有,我覺得我對,你怎麼就能察覺出來?我說:因為師父說了,我心清淨,我就能意識到我有問題。多重要!你沒意識到你有問題你怎麼改?你不改,你十年、二十年老這麼學下去,你不就耽誤自己了嗎!
  我當時學佛的時候,我看到印光法師的文鈔,包括師父的講記,這個公式說的很清楚,“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誠敬得十分利”,下面的問題是“你有沒有誠敬心”。我當時真的沒有誠敬心,我從新加坡回來,師父讓我讀《無量壽經》,頭暈腦脹,一個哈涕接著一個哈涕,硬著頭皮讀,我真覺得沒意思,磕磕巴巴,抱著這本經書四十八品,一讀讀兩個小時、三個小時,字又不明白,發音又不懂,真是特別的苦惱,覺得就像受罪一樣。讀到一千遍,現在知道了,腦子好用了,身體健康了,像剛才我們員工問這些問題,“善護口業,不譏他過”,你能夠給他們破迷解悟。
  再加上學佛以後兩年的生意,每年都是百分之三十、百分之十的增長,確確實實得到利益了;心是定的,也不給別人吵架了;焦慮症也恢復了,可以不吃藥了;家裡團結了,爸爸媽媽和睦了。所以,你說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問題在你手上。你得了利益,你就有誠敬;你有了誠敬,你就得利益。你說先有誰?從我來講我沒得利益,你成天讓我燒香、磕頭、上水,我能做,但是我一點誠敬心都沒有,我不知道誠敬心是什麼樣子,我不知道到哪裡去找誠敬心。後來我就慢慢學著,把自己的過錯拿出來說,普賢十大願王我走的是第四大願王——懺悔。
  師父說你清淨心沒有,是因為你有障礙。障礙怎麼去除?普賢菩薩十大願王第四大願王——懺悔。“懺”,是說出來;“悔”,是自己檢討。“懺”,是梵文;“悔”是中文,梵華合譯。我明白了,業障消除最好的方法就是要“懺”,“懺”的勁比“悔”的勁還要大。
  打那以後,我就慢慢學著把自己的髒心爛肺、自私自利見不得人的東西,就慢慢拿出來說,越說越歡喜,越說越覺得這些習氣離我越遠。每說一次,它就遠離我一次;每說一次,它就減少一分。真的,大家!我在這兒絕不騙你,一定要說出來。先說的時候一定要跟自己最親近的人說,跟自己最密切的人說,最能張得開的口說。比如先跟妻子、先跟太太、先跟爸爸媽媽,先這麼懺。懺,先從五年前的事懺,慢慢的五個月以前的,後來五天前的,再後來五個小時前的,再後來五分鐘以前的。
  我當時懺悔業障的時候我不知道業障是什麼?我就知道人家袁了凡有個功過格,我就弄張功過格。因為最大的缺點是愛說瞎話,做買賣的都沒有實話。這習慣怎麼這麼大幅度的改變了呢?我就抓住一個竅門,我一說瞎話,我就拿起電話找一個我最好的朋友:“哎!剛才我又編了一個瞎話。”“你怎麼又說瞎話?這個瞎話有必要說嗎?”沒必要說,習慣了!就像小偷偷東西,他不偷東西,他心裡癢癢,他真的不需要,他習氣嘛!不需要說瞎話,不說瞎話其實也能辦成。這好像不說瞎話,就像那吃飯不弄點辣椒他不帶勁似的。所以,一說瞎話就給別人說,慢慢就把幾分鐘以前的瞎話跟別人說。
  學佛兩年半到今天,上半段給大家的,就是師父在新加坡給我說的五句話,就是不夾雜,要一門深入,這兩年辦基本上做到了。“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誠敬得十分利益”,其實不夾雜、不間斷、不懷疑就是誠敬。
  在哪裡去找誠敬呢?我原來一直苦苦找我自己:我怎麼就沒誠敬心呢?我怎麼就不感動呢?我怎麼就不興奮呢?誠敬心是什麼樣子,我怎麼不知道?但是不知不覺自己慢慢體悟到了。什麼是誠敬心?“一門深入,長時熏修”就是誠敬心最好的落實。就這八個字,就是“誠”。不誠你試試,你不可能一門深入,你不可能長時熏修。因為有這種成就,因為有這種誠敬,就得到這種利益。
  利益,我在幾次向大家匯報當中都匯報過了。有了利益之後,《無量壽經》上講“惠以真實之利”,有了真實的利益之後,你回過頭來再給佛菩薩磕頭,再給師父磕頭,再看師父的照片,再看《無量壽經》,再看阿彌陀佛,那種心情完全不一樣,這個頭磕下去的是真的,這個眼淚流下去的也是真的,因為你得到利益了。這個里邊不是情致,真實自性的流露,懷著感恩的心。
  那大家說你胡小林怎麼能得到利益?其實普賢菩薩第四大願王的“懺悔”,你不真誠你能懺的出來嗎?你不拿他老人家的話當回事你能懺嗎?懺悔,我是一遍一遍懺,懺呢,就把這業障消除了。這是真實不虛,懺悔是因,消除業障是果。
  業障消除之後,你的清淨心就透出來了;你的清淨心透出來之後,你就有了智慧;有了智慧,你就處事待人接物左右逢源、頭頭是道,生意做得好,與人相處也很愉快,問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心裡不落印象,每天都生活在定當中、高興當中,無比的喜悅,這個時候就得到真實的利益了。
  所以,懺悔跟得到真實的利益是有一個連帶關係的。懺悔,業障消除;業障消除,清淨心現前;清淨心現前,起作用是智慧;智慧就能把生活當中、工作當中的問題解決;解決這些問題就取得成功;取得成功你就得到真實利益;得到真實利益你就會感恩佛菩薩、你就會有誠敬心。一定要懺悔!
  第二件事就是要懺悔,第一件事就是要一門深入。第二件事,比較契我的機,我的體會,一定要懺出來。我們累生累世抱著自私自利、抱著貪嗔癡慢,跟它交朋友,跟它當最親的親人,誰對我們做的不對,我們就不高興。我們明明自己有習氣,抱著它不放,跟它交朋友,跟它來往,不願意捨棄它們,真是太可憐了,真實太傻了!為什麼呢?我們如果沒有毛病,我們如果沒有問題,我們怎麼會在這當人?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我們之所以今天落地這種可憐的地步,到這來人生酬業,到這來受盡這個人生、這個娑婆世間的苦,就是因為我們有過錯,就是因為我們累生累世的這個缺點錯誤沒克服、沒擺脫掉,我們才在這生死輪轉、生死疲勞。
  今天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十字路口,我們何去何從?我們到底還是要抱著貪嗔癡慢,抱著自私自利下一輩子再當人嗎?當人就不錯了,就像我爸爸講話,那就是油鍋、鐵床,對吧?所以,我們有錯誤是正常的,我們有過錯是正常的,我們有問題是其中應有之意。我們不要不好意思,我們絕對不要靦​​靦腆腆,“猶抱琵琶半遮面”。
  我剛開始懺悔的時候,就懺悔那最輕的,撓撓痒癢;最後就懺那個比較深的、比較重的。我記得我是二00八年,去年到老法師那裡,香港。師父講菩薩有三大障礙:一個是傲慢心,一個是嫉妒心,再一個就是自私自利。在他的寮房裡師父給我說的,聽完師父說這,我說:“師父,我這三種心全有,傲慢、嫉妒、自私。”
 師父說:“你說說呀,你都嫉妒誰了?”
  我說:“我就嫉妒蔡禮旭。”老人家說:“你嫉妒他幹什麼呀?你們也不是一個行業,你是做買賣的,他是老師。”
  我說:“我一到馬來西亞,一看那些同修給他鞠躬、磕頭、送紅包,我心裡就酸溜溜的。烏鴉吃不到葡萄,說葡萄是酸的唄,有什麼了不起的!做買賣能掙錢的,我不是乾這個的,我要幹這個一定比蔡老師強。蔡老師是老師,沒人給他鞠躬,是說明他沒有完成任務;我在生意場上我還很成功,北京市壁掛爐百分之七十都是我賣的,我在北京市​​壁掛爐也是Number one(第一)。”你看,這是臟心爛肺。
  這是去年我來馬來西亞,我跟蔡老師一起,心里特別不舒服。你說我這麼大歲數了,站在蔡老師後邊,沒有人給我鞠躬,也沒人給我頂禮,我還得跟著蔡老師後邊跟著鞠躬,大家鞠躬我也得鞠躬,假模假式的還得客氣,還得謙虛,真嫉妒,真不舒服!都是師父的弟子,都在講課。和蔡老師一比我差太多了!我連宋朝和唐朝都不知道哪個在前哪個在後,所以我就特別不舒服。後來我想,蔡老師跟師父學習時間長,所以他修學的功夫得力、境界高,咱不能跟他比,咱不才兩年半嘛!
  嘿,我發現鐘茂森跟我兒子一樣大,學的也比我好,而且我很多道理不明白我都得問他,很多概念,什麼菩薩帶眾生苦供養,什麼這些都得請教他,就是很多理論概念都得請教他。而且《華嚴經的科學觀》人家講的多好,我就是通過那個開的悟,你看那鏡子一照照一大串,“大而無外,小而無內”,講的特清楚,心裡佩服不佩服?真佩服!嘴硬:“沒什麼,其實我也懂,我就是沒想到而已,我想到了,這樣什麼呀!要說耍嘴皮子,我比他強。”這不服,真嫉妒。
  後來師父說:“你看,你們這麼親近的關係。”沒有比這再親近了,一個師父,就這幾個弟子跟著師父學講。“都不能和,都傲慢,都與人為敵,都嫉妒。”
  我說:“師父,其實我這嫉妒心還是有限制的。”
  師父說:“為什麼?”
  我說:“我在北京還流通蔡老師的盤呢!幸福人生講座《細講〈弟子規〉》四十個小時,我們刻那個盤,送出去一套幾十塊錢呢,我其實嫉妒心也沒那麼重。”
  師父一句話就把我點醒了:“你送那盤是為你自己送的。”
  喲!師父一說,我一想可不是嘛!我是愛蔡老師才送嗎?我根本就不愛,因為我要做功德,我要花錢做布施,我捨財我才能得財,我不拿蔡老師東西捨,我沒東西。我捨什麼呀我捨?我除了貪嗔癡慢,我沒別的。所以,我們學佛越學越迷糊,我覺得我送蔡老師的盤,我還嫉妒蔡老師嗎?不對,還是嫉妒。你送蔡老師的盤跟嫉妒不是好像顯示很矛盾嗎?你既然嫉妒他,你為什麼還送它?你嫉妒他,你是自私自利;你送這個盤,你還是自私自利,你就沒跳出自私自利這個圈子。你為什麼送它?你真是為了眾生送嗎?你真是為了廣大老百姓脫離痛苦送嗎?不是!是你想明年的生意比今年的生意還好,這就是嫉妒。
  現在再看你們給蔡老師送鞠躬、送紅包,差不太多了,心裡能接受了:真比我強,服氣!沒有那種嫉妒,也不能說完全沒有,反正講經的時候師父多看蔡老師兩眼,我心裡還是不太舒服:您就不往我這多看看,我也聽著,對不對?你怎麼那麼喜歡蔡老師不喜歡我?這個微細的念頭,是大家要警覺的。
  你說我這麼有錢,每年拿出這麼多錢做布施。我今年年初到日本過春節,看我的兒子,他在日本工作、實習。我的眼睛也慢慢老花了,看師父有個特別漂亮的放大鏡,我就想:我什麼時候也像師父一樣用用放大鏡?雖然我沒什麼文化,摸摸也舒服,也算咱們有點學問。我到日本就碰到一個放大鏡,做的真漂亮!我不知道馬來西亞有沒有那麼好的放大鏡。我就買回來了,放大的倍數是三點八倍,挺漂亮,像蘋果這麼大,放在我的桌子上。師父的《無量壽經講記》,師父給我的一串念珠,放一放大鏡,再放一支筆,假模假式的,你看,讀書人!了得了,現在讀書了。中間放一本《無量壽經》,一本《弟子規》,師父說這幾件事,全在這桌子上。過春節,我看我爸爸,我爸說:“兒子,我這眼睛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中國的放大鏡太小,像雞蛋那麼大,中國也買不到好的、大的放大鏡。”我一聽心裡“咯噔”一下子:剛從日本買一放大鏡,你的眼睛就不好了?真是!我屬羊,我爸屬牛,真是六衝;我怎麼那麼倒霉!不給吧,不合適。他不知道我買放大鏡,他說這放大鏡不好用,你看了第一個字,你看不到第二個字,沒有連續性;看到第二個字,第一個字又忘了,所以他希望一個大的放大鏡能連續的納入視線當中三、四個字,意思能連貫。
  我回到辦公室,我就看到我的放大鏡,剛打開包裝,沒熱乎幾天呢,春節買的,三月十五日我爸爸給我要。我為什麼記得三月十五號這一天呢?是因為北京市三月十五日供暖季結束了,暖氣關了,爐子就不用了,所以這天我記得特清楚,四月十五、五月十五,到今天才兩個半月。親爹,不是繼父,就這麼一個兒子,八十四歲,屬牛,你說我不該給這放大鏡嗎?這個放大鏡我還應該猶豫嗎?我看著師父的照片,我看著《無量壽經》,我這汗就下來了。
  我真給大家說,我當時汗就下來了。一千遍(《無量壽經》)讀了,就這麼努力、這麼用功;而且人五人六的鳳凰衛視也上了,《鏘鏘三人行》;而且(在)廬江實際禪寺也講了;馬來西亞也來了;香港理工大學也去了,怎麼就連自己的親爹要個放大鏡,都有一絲的不捨,都有好像不順心的地方,沒有高興。“爸爸需要,我正好有,真是太好了,終於能孝敬爸爸了!”沒有!大家就知道這個自私自利有多難克服,真的不是鬧著玩的事。
  我曾經在河南跟師父交流過,我說:“我怎麼現在幹什麼事情,往深的挖,心往深的挖,說到底都是為自己。這個'自己'怎麼就這麼難去掉?”
  師父說:“你知道嗎?這個東西特別難,我學佛三十年之後,我才把'自己'徹底放下。”你看看師父老人家三十年,二十六歲出家,五十六歲才徹底。我覺得師父是客氣,他是鼓勵我他說他三十年。你說這東西多難!所以,我們心裡頭有自私,為自己著想,親爹親娘有些時候都想不到,都不願意。
  你說我能一年拿出好幾百萬甚至上千萬流通法寶、護持正法,我連一個放大鏡,一千日元估計,一百美金,我都不捨得。那你說我每年拿出錢做供養、流通法寶為什麼?為什麼這麼捨得?為自己就捨得,為爸爸一個放大鏡不捨得。
  一定要提高警覺,諸位同修!這個問題真的不容易。所以,每天兜里都揣一張紙,把這個過錯都記下來。記下來以後,我今天跟大家分享這種懺悔的方法,就找那能懺的人。你可別找那種十八歲以下的懺,那些“小兒不宜”的事,你就不能跟他們說,要分對象、分場合說話。
  如果要懺,一定要把道理想明白再說,否則的話,不僅起不到懺的效果,還會染污別人,讓別人跟你學。所以懺之前,要把自己講明白:我到底錯在哪裡?我到底什麼地方出現問題?這個問題用佛法怎麼解釋,用《弟子規》怎麼解釋?自利就是利他。你把你自己說明白了,你就能把別人說明白;你把別人說明白了,你就把自己說明白了。
  我就問師父:“我怎麼才能利他?”
  師父給我說:“你自利了,你就會利他。”
  我問師父:“我怎麼才能自利?”
  師父說:“你會利他了,你就會自利了。”
  我說:“您這不又繞回來了嗎!”
  “自他不二。”師父說給別人做好樣子就是利他;學習《弟子規》從自己改過做起,就是自利,這兩件事是一樣的。你《弟子規》真能改過、真能落實,就是利他。你真正有利他的心、利他的願望,《弟子規》改過你就有積極性,所以我現在在改,用《弟子規》。
  大家知道我為什麼改嗎?世界太苦了!再能有多少年真的不知道。我胡小林學了《弟子規》有一些收穫、有一些體會,要講出來。希望我講出來之後,大家能通過我身上真實改過的故事覺悟,能夠拿起《弟子規》,能夠恢復清淨心,世界有災難,我們能得救。給六十七億人口做好榜樣,我們任重而道遠。
  但是這個過程非常光榮,作為中國人是最值得驕傲,我們是上帝的幸運之兒,我們是祖宗有德的子孫,所以我們必須煥發起這種責任感,要傳承下去,當仁不讓。
  謝謝大家!

極樂世界不是虛妄的

極樂世界的由來,自性變現出來的,不是阿賴耶。比起阿賴耶,兩個對比,阿賴耶是虛妄,是假的。它是真的,它不生不滅,它沒有變化。壽命很長,沒有變化,那個地方的人不需要飲食,不需要睡眠。那個世界是光明世界,沒有夜晚,也就是沒有黑暗,無論在什麼地方全是透明,大地都放光。 這個世...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