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2月17日 星期二

學佛人的幼儿期、逆反期、青春期、成熟期、圓滿期。你處在哪個期?


真正的修證佛法是一個讓自己心靈成長、昇華,達到蛻變的過程,它會使我們的心真正成熟起來,對此世界的萬事萬物變得包容、慈悲、博愛。否則,我們總是人長大了,年齡長大了。
但我們的心始終是幾歲的孩子,對此世界的一些雞毛蒜皮的大事斤斤計較,對一些大玩具愛不釋手,對自己喜歡的男人、女人像小時候依賴父母一樣,哭哭啼啼、粘粘糊糊,寸步捨不得分離。
一顆真正長大、成熟的心,能坦然面對此世界的任何風雨,能始終保持謙和、樂觀、向上的心態。

平凡也好、偉大也罷,寵辱不驚。
佛又稱調禦丈夫,他成熟圓滿的智慧,能每時每刻把自己的心態調整到最佳狀態。我們的年齡長大了,我們的身體發育成熟了,但我們的智慧卻並沒有長,反而多增長了一些眼耳鼻舌身意的染著和對世事的執著。我們看似精明強幹,從​​不受騙和吃虧,但精明強幹卻帶給了我們更多的失意和煩惱,我們幾乎每天都乾著自己傷害自己的事。
心路的成長過程,是智慧的真正開啟,它需要修行。修行也即是修正我們錯誤的行為和觀點,打坐念佛等等法門只是幫助我們修行的工具。
心路的成長過程,有時近似於我們一個人的生長過程。如幼儿期、逆反期、青春期、成熟期、圓滿期。

例如,我一開始接觸佛法,打坐中的境界、神通、師父、佛經都像閃光的玩具一樣吸引、誘惑著我的心,我進入了修證佛法的幼儿期。好奇使我一步步玩進去,我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領域,這個領域的一切都是神奇的,都是我以前無法想像的。我開始否定自己,否定生活中的遊戲法則,在這個領域面前,整個世界在我​​面前搖搖欲墜,我興奮地拋棄了以前對生命的所有認可、價值觀、人生觀,我發現了屬於我的寶藏,我一頭扎進去,準備放棄自己的一切來換取這些寶藏,聽不進任何人的規勸,此世界的一切對於我都毫無意義,世俗的所有語言對我都空洞無力,蒼白的像牆紙,我很快跨入了修行的第二個階段:逆反期。
阻力越大,我感覺動力越大,我修行的決心越大,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障礙、改變我的選擇。

隨著修行的日漸深入,不知不覺我進入了修行的青春期,我開始迷茫。迷茫主要來自於“失去”的煩惱。看著愛情、事業、友誼、唾手可得的名利、虛榮、面子、自尊等等一點一點隨自己對修行的投入而遠離,內心隨之生起恐慌和失落。
我說自己為了修行不怕失去一切,但我還沒有準備好,原來有很多自己根本捨不得放棄,真的無法放下。我開始懷疑自己的選擇與失去相比是否值得,甚至於懷疑成道的真實性。
修證佛法佔去了我幾乎全部的精力、時間、金錢。我開始覺得我可能更多的時候需要麵包、牛奶,需要解決孩子的上學問題,需要給丈夫更多的關懷與愛,需要去孝順父母,考慮怎樣讓他們安享晚年……生活的種種難題像一張網把我罩在裡面,我活在了世俗與修行的夾縫裡。這個時候,我體驗不到佛法能給我帶來任何益處,我感覺到了壓力,隨時有放棄“修行”的可能。

但對佛法剛剛生起的一點信心,淺薄的知見,偶爾嚐到的一點點禪定的樂趣,卻使我欲罷不能。面對生活中種種煩惱時,我想削髮逃避;面對誘惑時,心又蠢蠢欲動……習氣、慾望時時刻刻流露,心裡卻又想著一切無常、一切虛幻,是自己在執著。拿不起、放不下。每天都在放逸自己,然後反省,第二天又犯同樣的錯誤……在很多朋友面前,自己卻有一張修行人的面孔,使自己能有藉口對世俗的事不負責任時,會增加一種給自己開脫的理由:自己在修煉。真是欺人又欺己!
智慧沒有開啟,見地不圓融,無法把佛法與生活結合在一起。我也在修苦行,在山中修苦行可以,但在紅塵中卻不願吃苦,不願為工作勞累、不願承受任何壓力,擔負任何責任,使苦行變成了一種有範圍的選擇,一種刻意和執著,變成了一種慾望的滿足,這種不圓融的見地使苦行也在消耗自己的福報,與在紅塵中享受並無兩樣,苦行的功德無法生起。

我也在布施、節儉的生活,但並未同時將自己的貪婪減少半分。我的布施就變成一種有所求的布施,節儉變成吝嗇小氣,功德少之又少。
因為常做這些內心並未真正改變的表面文章,無法更快累積功德,我體驗不到佛菩薩的幫助和加持、體驗不到功德帶來的益處。
如果幼儿期、逆反期自己感覺是佛法的寵兒,那在青春期便感覺自己成了生活的棄兒。這時候內心常患得患失,大部分時間修行像裝模作樣,說的多做的少,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

隨自己對佛法的執著,修證的深入,尤其定力的加強,雜念越來越少,心境開始清淨,心胸開闊起來,變得能忍能容,開始專注於做一件事,偶然還能體驗到活在當下的喜悅,漸漸嚐到了修證的甜頭,即親嘗法味。雖還不能把生活中的每件事都能用佛法的智慧去解決,但大多數時候的迷失是因為習氣和慾望的不淨,自己很快就能把自己從迷失、煩惱中拯救出來,對這世間的本質的虛幻看得越來越明朗,變得志向高遠、許多想法和見地懶得與周圍的“笨人”談,有種世人皆醉我獨醒的感覺,身心清淨、氣節凜然,不再為一日三餐或滿足自己這個臭皮囊的慾望而折腰。飲食好壞、穿著打扮懶得去分別計較。偶然餓肚子也其樂融融,不覺得生活有​​什麼苦,對此世界不再有多少留戀,唯有生死事大……我逐漸進入了成熟期。
在此時期習氣和慾望並未除去,對成道的貪婪和執著並不比在紅塵中的貪婪更聖潔,而且貪求清淨,不願過多涉入世事,對喜愛的同道喜歡誇誇其談,見地理論高深莫測、儼然佛菩薩再來,“我慢”如影隨形……

逐漸,我會覺得自己的這一切是靠不住的,紅塵很多矛盾我們還無法清淨的面對及和諧的處理,有時還會被慾望和習氣牽著鼻子走,還在乎別人對自己的評價和看法,只是在某些問題上不再分別和計較,但“我執”並未破。有一個“我”始終障礙著自己,無法與宇宙、自然、眾生真正合一,即“與道合一”。如果無法與眾生合一,達到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我們其實始終無法真正徹萬法源,真正透徹的明了萬事萬物的本質、真相。“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而要破“我執”必須博愛、慈悲,要想圓滿,只有那些你不願與之談的“笨人”才能幫到你。開始度人也在自度,只有眾生才可成就你。


我們開始進入圓滿期,覺照朗然。徹底修正自己的每一個起心動念,有點刮骨療毒、舍生取義的感覺。自我不死,大道不現,我們回歸紅塵,心路重新開始,變得平凡而普通,開始從平凡之中體會偉大,開始成為一位能真正無私利益眾生的菩薩。同體大悲,無緣之慈,在紅塵的每一個點滴中生起。
這時,真正的功德才可以生起,功德的利益瞬間顯現,功德水從你的心田溢出,你成為愛的化身,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因為與眾生同一體,眾生與你同時在享受此功德帶來的種種利益。因為功德的最終圓滿,使我們覺照圓滿、見地圓滿。

每一個起心動念、行為動作都合於道,從而智慧圓滿、修行最終圓滿。


極樂世界不是虛妄的

極樂世界的由來,自性變現出來的,不是阿賴耶。比起阿賴耶,兩個對比,阿賴耶是虛妄,是假的。它是真的,它不生不滅,它沒有變化。壽命很長,沒有變化,那個地方的人不需要飲食,不需要睡眠。那個世界是光明世界,沒有夜晚,也就是沒有黑暗,無論在什麼地方全是透明,大地都放光。 這個世...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