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我為什麼信仰佛教


身邊不學佛的人太多太多了。親人全部不是佛教徒,基督徒倒是有幾位;同學也基本上都不信佛教,唯一信的那位出國去了,一畢業就沒有了聯繫;同事都是堅定的馬克思主義信仰者,至少嘴上都這麼說。
於是,很多以前的同學,聽說我信佛以後,流露出很驚訝的口吻。但是他們其實都沒問過我原因,大概是因為彼此熟了。人和人之間熟到一定程度,又想要繼續交往下去,很重要的一個準則就是尊重別人的底線——大概他們認為我為什麼學佛,這是我的隱私問題吧 ​​。

真正問過我的,反倒是路上偶遇的人。有一次,坐在公交車上看佛書,鄰座的人很好奇地看我,後來問我什麼叫貪嗔癡、為什麼自己很煩惱。我盡力解答,但是解答得不好,因為我自己也沒弄太明白,所以把那本書結緣給她,希望她能從中找到答案。另一次是,有人問我信仰佛教有什麼好處。我希望自己能盡量跳出信仰的圈子來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對一個對佛教不了解的人來說,你跟他講三世因果、講求生淨土、講明心見性、講深入經藏智慧如海……這些都沒用。所有的這些都是在你承認基本教理是正確的的前提下衍生出來的,而人家質疑的是這個基本的前提是不是正確。所以我和他講,第一,反正也沒有什麼壞處。第二,我們生活中有些問題是科學解釋不了的。比如說,商場裡面有一萬個人,就一個人錢包丟了,就是我。這個時候,科學會告訴我,錢包丟了是一個小概率事件,只是碰巧發生在我身上而已——它不會告訴我為什麼這個小概率事件發生了。事實上量子物理越到最後,越研究概率問題,真正懂一點量子物理的人會知道,這個世界根本就不是我們中學時候物理課學到的那樣,確定了扔石頭的角度和初始速度,就能確定石頭最後的落點——真正的世界是,到處充滿了不確定性,一切都是概率。這裡扯遠了,回到我們的話題,科學是不能告訴我們為什麼這個事件發生了,只能說明發生的概率有多大而已,但是現實生活中,傷害我們最深的往往不是某件壞事,而是我們想不通,為什麼這件倒霉事就發生在我身上了?我告訴他,佛教至少能幫我們解決這麼個科學解決不了的問題,就是回答為什麼這件倒霉事就發生在我身上了,它讓我們接受自己身上發生的不幸,也讓我們有動力去不斷完善自己、不斷戒惡修善——雖然對於非教徒來說,因果的理論可能不是很好接受,但是它畢竟是一個答案,是一個科學給不了的答案。



下車以後,我覺得自己的回答很爛……… 不過,這個問題也讓我開始琢磨,我為什麼要信仰佛教? 我想到我在龍泉寺做過的一個遊戲:彼此陌生的一群人,都把眼睛都蒙起來,手拉手,只有第一個人看得到路,他要在不說話的情況下帶他身後的人走過一大段充滿障礙物的道路,他身後的人再帶領下一個人……難就難在,這種帶領還必須是無聲的,全程都不許說話。我剛開始做這個遊戲的時候很累,因為我自己看不到,所以不斷地去摸索。直到遊戲的最後我才意識到,這個遊戲的真諦是讓你完全地、百分之百地信任你前面那個帶領你的人,你必須去感知她給你的暗示,然後親身體驗這種暗示(是不是確實有台階、障礙物),最後再把驗證過的正確的暗示傳遞給下一個人。當我意識到這個遊戲原來是這麼玩的、原來不是全程要靠自己瞎摸索的時候,玩起來就非常輕鬆了,比自己在黑暗中用腳蹭著走路要容易和輕鬆得多。
我總覺得這個遊戲有一定的隱喻,走在最前面的睜著眼睛的人是佛陀,其後一個又一個人就是一代又一代的法師們,把佛陀的教誨親身驗證以後,傳給我們。所以可能這個遊戲也在強調善知識的重要,正如如果沒有人帶著,我自己一個人是不可能走完這一圈的一樣,修行中如果不追隨著一個可靠的“過來人”,幾乎不可能成就——不過這點,對於不信教的人來說,可能又有些難以理解。
那我們來說一些好理解的吧,我們來說說信任。信任——這是一個很難評價的詞。2014年,有很多女孩子失踪了。搭車的、打黑車的……然後就失踪了。之後這些事件不斷炒作,還有記者故意開著豪車在街上搭訕,然後不斷說有多少人真的上了自己的車。雖然記者的本意可能是在抨擊那些女孩拜金、看到豪車就上,但是實際上我總覺得這件事和是不是豪車可能沒有關係,畢竟這個世界上還有我這樣完全不認識車標的人。所以,上不上別人的車,本質上是信任不信任對方,從這個角度講,我不是很理解記者的抨擊,因為對我而言,別人信任我,我會感覺很感動、很溫暖,而他們的觀點就好像別人信任自己是不對的一樣。但是,這整個社會都在不斷教導我們,不要信任陌生的人。
我第一次完全信任的陌生人,是在白塔寺認識的慧傑居士,他帶我來到了天開寺。天開寺是距離市區很偏遠的地方,下車還要走很久。他後來問我:“你為什麼這麼相信我?你也不怕我把你拐跑了!”這是件很難解釋的事情,因為那個時候我對佛教僅僅是一種朦朦朧朧的感覺而已,頂多是看過三兩張光盤,一部佛經都沒讀過。我當時跟他說,我雖然不知道他的為人,但我知道他是相信因果的人,一個相信因果的人不會壞到很離譜的地步。在我正式皈依以前,還見過慧傑居士幾次,奇妙的是在我皈依前幾個月,我和他突然怎麼都聯繫不到了,直到現在,他就這麼消失在我的生活裡了。人和人的聯繫是一件難以用科學來解釋的事情,我直到現在依舊相信,他可能就是承擔著專門把我帶入佛門的任務,當這個任務達成,他就離開了,大概又去帶別人走向皈依之路了吧。
第一次搭陌生人的車,是從龍泉寺下山。在山門口有一個停車場,路過的時候剛好停了一輛車,有一個師兄把頭從車窗裡伸出來問我:“需要搭車嗎,師兄?”一般這麼熱情的都是開黑車的,但是我知道他不是,他只是純粹的好心而已。於是坐上他的車,他問我去哪裡,我本來想到山下的公交車站就可以了,但是他堅持問我目的地,於是告訴他了——距離他回家的路有一段距離,於是他繞了點路送我回家。路上經他介紹,認識了現在我一直參加的學佛小組。下車後,他連我的姓名電話都沒有問,顯然是沒有打算從我這裡收到回報。其實在路上,我還在想要不要給他一點油錢,我想到認識的人裡面,有一到春節就到網上發帖要求拼車回家的——這樣對方就可以給自己出油錢了。後來他一句都沒有提,於是我也沒有提,因為我的心裡被暖暖的暖意包圍著,讓我覺得這麼美好的時候突然提錢是很煞風景的事情。
後來又有搭車的事情,每次都是只有我一個人,天都黑了,從龍泉寺回來。有意思的是,很多時候走的都是我不認識的路,我們找一個他順路,我又好坐車的地方——甚至有的時候連開車的人只知道一個大概的方向,車上另一個人(和我們都不認識)大概知道位置,於是我們倆就很放心地由第三個人指路。天黑、女孩、孤身一人、陌生人的車、人生地不熟——這簡直就是為失踪戲碼量身定做的背景,但是受害的事情一次都沒有發生,我到現在還活蹦亂跳的。
有一次晚上去龍泉寺,一下車就遇到一個女孩搭訕,問我是不是去龍泉寺的——在終點站下車,十有八九是去那裡,何況還是這麼個時間,肯定不是去登山的。於是我們倆結伴而行,走到一半,一輛車跟我們擦肩而過,在我們前面停下了,車裡面的人問:“師兄,是去龍泉寺的嗎?”我們倆都沒等她問後一句,相當自來熟地就上車了——天知道那天有多冷,臉都凍木了。事後和人講這件事情,對方說,你怎麼就敢坐?我說,一看就是去龍泉寺的呀,我為什麼不敢坐?對方又說,那附近還有公墓呢。我說,誰這個時間會去掃墓啊?對方又說,前面還有一個小岔路,通向一個村子呢……話說到這裡就沒法溝通了,我當時沒考慮這些,我沒想過附近就有公墓這樣僻靜的地方,如果她把我拉到那裡搶我的錢,我半點辦法都沒有;我也沒想過她可能把我拉到附近村子裡賣給老頭子。我單純地相信她是存著一份好心,想要幫助我,至於為什麼相信,我也不知道。
其實話又說回來,對於她來說,我也是陌生人,何況我身邊還有一個和我同行的人,她並不知道我們倆不認識。她就那麼放心讓我們倆上她的車——她只有一個人,至少在人數上是劣勢。所以同樣的,她也很相信我們。
我想到在公交車或者商場裡,雙肩背的包要背在前面,時不時還要用手摸摸,怕裡面的東西丟了。但是在天開寺,把包往義工辦公室、小講堂,或者隨便什麼地方一扔,該干嘛幹嘛,心裡無比踏實——常住們說,我們這裡從來就沒丟過東西。還有龍泉寺,我把包往齋堂門口觀世音菩薩塑像邊上的架子上一掛,一開始想要拜菩薩,拜完之後想,去行堂好了,於是去行堂,然後拖地,干點這干點那,一個多小時以後回來,包還在那裡——這段時間,成百上千的人從那裡經過,而我,在距離我的包好幾百米以外的地方。
一小時成百上千人,差不多是商場的客流量了吧。那麼你敢想像麼?逛商場的時候,把包放在一個櫃檯,然後去好幾百米以外的其他櫃檯轉一個小時。這一個小時,你能做到不擔心你的包麼?我知道你不能,因為我也不能。但是在寺院裡,我能,因為我相信沒有人會拿我的東西。
我第一次在天開寺住的時候,幾個陌生人住在一起,門沒有鎖——沒錯,沒有鎖,至少我是沒找到鎖在哪兒,於是就沒鎖。我帶著筆記本電腦,和一群陌生人住在沒有鎖的房間裡,睡得特別舒服。另:有看了我這篇文章起壞心的人請注意,那個房間現在已經不用來住人了,所以別惦記著了。
當然了,我的體會和感受也不僅僅涉及信任的問題。當我看到商場裡發免費食物的時候大家拼命搶的那個樣子,我會想到幾百個人在大寮外面,在沒有人維護秩序的情況下,無聲而又有序地排隊;當我看到別人對清潔工人鄙夷的眼神,我會想到在寺院里大家看到地上髒了都會主動地找清潔工具來清掃,不清掃的人也會對這些義工行禮;當我看到路邊小攤為了多賺錢在食材上動手腳,我會想到仁愛慈善基金會在路邊免費給大家發放的愛心粥……
那麼,回到一開始的問題吧 ​​,我為什麼要學佛?我對佛教的所有認識和看法,都是所謂的“觀念”,而高僧說,觀念是靠不住的。是不是真的有三世因果?是不是真的有十方佛國?如果沒有,如果這一切都是假的,我該怎麼辦?這些問題我不是沒想過。我沒有遇到過一個有神通的人,讓我看看佛國是什麼樣子的。但是,當我身處寺院的時候,看到這一切的和諧、美好,我相信我就在極樂淨土之中。當我從不信佛的人中間走出來,和我的師兄們在一起的時候,我相信我處在一尊尊菩薩之中。我記得第一次搭別人車的時候,外面是濃濃的霧霾,我坐在車裡聽別人聊天——我知道我們彼此不相識,以後可能也未必有再見面的機緣,但是我心中無比溫暖和安詳。這種安詳,並不是假的。每個人都在生活中收穫過這種感動,這種感動,就是我所認為的淨土。而我所理解和信仰的佛法,絕不僅僅是在佛前禮拜、不僅僅是讀誦一本本經書。我所理解和信仰的佛法,是能夠把世界變為淨土、把普通人改造成菩薩的這種力量。
所以我學佛,因為我嚮往這片美好的淨土。
所以我學佛,因為我想從自己做起,慢慢擴大這片淨土。
所以我學佛,因為我祈求佛法給我這樣的力量,讓我足夠勇敢、智慧,做正確的事情。
所以我學佛。
以上是為答案。
(轉自龍泉之聲論壇)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

夢參老和尚:絕對的修行竅決-原來積累福報如此簡單

我們怎麼樣來訓練這個心?怎樣相結合呢?在日常生活當中的例子很多,我們好多女道友在廚房烹飪料理的時候,只是在做炒菜的動作,心理頭又怎麼跟佛法相結合呢?能不能相結合呢?烹飪料理的時候,你心裡頭是怎麼想的?你發過願嗎?依照文殊菩薩跟智首菩薩說的“善用其心”,你應該發願!
我跟好多道友談論過這個問題,當你做菜時,要發願說:“我做菜呀!比天上的美味還美妙,不論誰吃了一定會高興,還有我這道菜,誰吃到了它,病難消除、災難消除,病苦沒有了,身心健康!”先不說那道菜是不是有這種效用,你能這樣修練你的心,就已經是大菩薩心。
發過這種願嗎?對我們來講,吃了我做的這道菜,癌症消失了,不用吃什麼藥,我的菜就是藥,飯、菜本身都是藥,我們只知道肚子餓了,吃東西可以解飢,還不知道它的妙
我碰到過這麼一位發願的菩薩,你吃她這份飲食,你的癌症消失了,這是她的加持力啊!因為她的心跟你的心是相通的,這是心的體會,在日常生活之中要“善用其心”
要跟你的日常生活結合起來,譬如說我們家庭主婦,在家裡得做飯、做菜給全家人吃,這是不是行菩薩道呢?是不是菩提心呢?如果你認為只是做飯、做菜圍著鍋爐轉的時候,那就不是菩提心,而是迷惑;如果你認為這是行菩薩道,你要照顧周圍的這些眾生,你讓他們吃了你做的飯,都能夠明白、能夠發心,能夠沒有三災八難等痛苦,吃了你做的飯能夠發了菩提心,漸漸行方便道,行菩薩道,漸漸能夠成佛;那麼,你做飯就不只是做飯,那是供養眾生,乃至使眾生都能得度。

我們有好多弟子還是吃葷的,吃葷是可以,我也不勸人家信了佛就一定得吃素。雖然你信佛,但是你先生或者你太太他們未必信!或是你只信了一半還有一半不信,還有些小孩子是全家人一起吃飯的,你要吃素卻讓家人都跟著你吃素,這是不可以的,這會使他們都謗佛;你不但沒有幫助自己反而是害了自己,你如果安不下心來,就隨緣吧!家人吃肉你吃菜!同一個鍋煮的食物,人家吃菜邊肉,你吃肉邊菜,那不就好了嗎!不要成為家人的障礙,這不是條件,但是你還是不能殺生。你可以要求家人到市場買現成的給他們吃,不能買活的回來在家裡宰殺,那樣會帶來很多的戾氣,家宅會很不安寧。
古人說:“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半夜屠門聲。”現在豈只半夜,什麼時候都可以宰殺了,每一天都有人在宰殺,豈隻大生物、小生物、魚、鱉、蝦,每一盤菜都得宰殺多少生命啊!你想要世界安定,這怎麼可能呢?我昨天講世界的構造不安定,再從你作業的…

苦行僧的慈悲開示--看懂了極受用

【提示】:他是一位瑜珈苦行僧,既沒有寺院常住,也更沒有私家東西可以享用!但修行特別好!在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在浙江溫州淨社寺,對全寺僧眾開示,意義深遠!講述如何修持淨土法門的殊妙過程與體會!著實對於淨土法門的所有出家在家人,都是一個極好的因緣!若您不看這篇慈悲開示,真的會遺憾。
屍陀林瑜伽苦行僧  噶吐.曲吉加波於溫州淨社寺的開示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五日

       這次來到貴寺,打擾了常住,明天就要起程走了。這一走,大家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見面,我別的沒有什麼好東西饋贈諸位。今天,我這個沒寺院,只能住曠野墳地古墓的瘋顛喇嘛,斗膽坐在法座上,準備給諸位講些有關淨土法門修持的問題,以此與大家結個法緣。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能從中得到受益。        現實中太多的人把淨土宗的念佛法門看得太簡單了,以為念一句佛號就可以了,這是錯誤的,真正的念佛法門,可以說是博大精深,奧妙無窮。若修此門用功得當,一年半載就會有感應境界。若是修了沒感應,那就要從自身找原因,是方法不對?還是用功不夠精進?相信只要是方法得當,用功精進。心虔誠,願力到(即信願行三資糧具足),絕對沒有修了幾年,甚至幾十年而得不到感應的事。       古時大德們修淨土法門,都能放下萬緣,而製心一處。由此經過三個月、半年,或三、四年時間就能見到佛。見到淨土種種的瑞相,能夠體會到佛的境界。為什麼我們到現在卻達不到呢?其究竟問題在那呢?要慚愧啊!出家修行要以了生脫死為要事,寺院是成就我們了脫生死的地方,所以要把日常一切跟我們了生死沒關係的瑣碎事放下,一概不管。生死若是不能了,作其他任何事情又有什麼意義呢?如果每天只是打兩個小時的坐,念一兩個小時的佛,而且身心並未融進去的話,這樣修一百年,也只是種一點來世享福的因罷了。為什麼會這樣呢?這是你們的信心不足,定力不足,悲願力不夠。

“阿彌陀佛”這四個字是一個大秘密

我們一千多年來,所流傳淨土宗的念佛法門,到了近代幾百年來,大多都是採用“持名念佛”的途徑,念“南無阿彌陀佛”的名號,就是持名念佛。“阿彌陀佛”是佛的名號。“南無”是皈依的意思,“南無”兩個字,要念成námó。
  但念“阿彌陀佛”的名號,有一點須要注意,不可以念成“哦(wō或ē)彌陀佛”,要念“阿(ā)彌陀佛”。阿(ā)是開口音,嘴巴張開,在喉部、胸部發音。
  這個“阿(ā)”字門,也就是密乘的“陀羅尼”——總持法門之一。密乘修法中,具有“阿(ā)”字門的觀想和念誦法。“阿(ā)”字是梵文字母的生髮音聲,是一切眾生的開口音。
  所有佛經,大都從梵文翻譯過來。梵文的真言咒語,有三個根本咒音,也就是普賢如來現身金剛薩埵的根本咒,這三個字是“唵(ōng)”“阿(ā)”“吽(hòng)”。簡略的說:
  “唵(ōng)”的意義是:永恆常住,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遍滿法界。“阿(ā)”是無量無邊,無際無盡,生生不息,開發光明。“吽(hòng)是無邊威德,無漏果圓,無上成就,迅速成就。
  如果念成“哦(wō或ē)彌陀佛”,就有偏差了。“哦(wō或ē)”的發音是嘴部收縮成為一小圈,單從喉部(生死輪)所發出的聲音,是輪迴的音,輪迴音是下沉的。

佛教知識:佛號是消業障之王,有萬種功德,不可思議神力

龍樹菩薩在《大智度論》裡講:每個法門都有消業障的功能,有的懺悔的方法可以消淫欲的罪業,有的可以消嗔恨的這個業力,有的可以消殺生的罪業,有的消嫉妒的罪業,但是對於誹謗大般若的罪業,這些方法都懺悔不了;唯有念佛號不僅能夠消前面所有的罪業,而且能夠消這個誹謗般若經典的罪業。念佛號有消諸多業障的功德。所以業障現前時,你趕緊念佛號。

  “阿彌陀佛”,這句佛號,是萬種功德的結晶,具有不可思議的大威神力。它是生死苦海中的慈航,是慢慢長夜裡的明燈。念佛人現世獲得的十種​​利益妙處。這些都是釋迦牟尼佛在佛經上親口開示的,佛無妄語。

  佛陀講十大利益妙處:

  一、常得一切天神隱形守護

  天道中的一切天神,都尊重佛法,看到念佛人都歡喜讚歎,冥冥中加以保護。因此,念佛的人,不求消災免難,自然消災免難;不求家庭平安,家庭自然平安。這對念佛的人說,不過是現世獲得的小利益。對天神說,也是積累功德,雙方均有利益。

  二、常得一切菩薩常隨守護

  菩薩的任務,就是上求佛道,下化眾生。所以時常分身無量,遊化十方,普度有緣。念佛眾生和諸佛菩薩有緣,眾生在生死苦海中,一心稱名,是向佛菩薩發出的呼救聲。所以古德說:“生死海中,念佛第一。”稱名求救是因,菩薩尋聲救苦是緣,因緣和合,感應道交,自然逄兇化吉,離苦得樂,這就是果。古今以來,許多有緣眾生,由於遭受厄運苦惱而稱名號,由於稱念名號而轉危為安,也由於獲得念佛的利益,而生信發願,求生淨土,見佛聞法。“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這是菩薩化度眾生的善巧方便。

  三、常得諸佛晝夜護念,阿彌陀佛常放光明,攝受此人

  常得諸佛護念:護,保護;念,惦念。《阿彌陀經》說:“是諸善男子、善女人,皆為一切諸佛之所護念,皆得不退轉於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念佛的人,受到一切諸佛的保護和惦念,由於諸佛保護和惦念的力量不可思議,所以他們修行的心,能永不退轉,直到得著佛的智慧——阿褥多羅三藐三菩提。照這樣說,就算這一世不能往生極樂世界,但既已種下善根,就不會退轉,一定有一天會往生淨土,見佛聞法。

  阿彌陀佛,又號無量光佛。佛的智慧之光,橫遍十方,超越空間。佛的光明比太陽的光大千億倍,太陽的光,一道牆便隔斷了。佛的光明無所不照,任何東西也阻隔不了。“阿彌陀”是無量光壽,是佛的法身,也就是人人本具的佛性。念佛的人,業障消除,身心清淨;心頭清淨,即心是佛。也就是“妄去真顯”…

淨空法師:如何修清靜心?

淨空法師開示:如何修清淨心? 在行中修,行是生活、工作、應酬,在這裡面學不著相。於世出世間一切法,放下執著、放下分別、放下妄想,心就清淨了。不把拉拉雜雜的事情放在心上,心裡只有阿彌陀佛,只有極樂世界,只有經典上的教誨。

心地清淨、空寂,什麼都不想,做再多的好事,都不放在心上,統統放下,清淨心裡生歡喜、生智慧。這個歡喜不是從外面來的,是從內心裡生出來的,是真歡喜。
世間不管什麼事,聽到也好,見到也好,統統不要放在心上,見如不見,聞如無聞,時時刻刻保持清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