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2月11日 星期三

人生立足點。決定生活

當一個人的人生立足於佔有時,他注定會在 佔有欲未曾滿足的痛苦 與占有欲已獲滿足後的無聊 之兩極中徘徊:當一人的人生立足於建設時,他必將會在未達目標時的追求與到達目標時的體味中瀟灑。前一種,無疑是一個兩難的悲劇;後一種,則篤定是一種幸福的人生



是非終日有,不傳自然無

凡是有人存在的地方,就會成了是非之地。人生在世,你有你的是非,他有他的是非,是非總是講不清的,甚至連自己也是分辨不清的。對是非避之唯恐不及,沒有必要糾纏於分不清的是與非。

  有對父子趕著一頭驢進城,子在前,父在後,半路上有人笑他們:“真笨,有驢子竟然不騎,自己走著進城。”於是父親馬上讓兒子騎上驢子。走了不久,又有人說:“真是不孝的兒子,自己騎驢竟然讓自己的父親走路。”父親趕忙叫兒子下來,自己騎上了驢背。走了一會,又有人說:“真是狠心的父親,自己騎驢,讓孩子走路,不怕孩子累死?”

  父親連忙叫兒子也騎上驢背,這下子總該沒人有意見了吧!誰知又有人說:“兩個人騎在驢背上,不怕把那瘦驢壓死?”父親倆趕快溜下驢背,把驢子四隻腳綁起來,一前一後用棍子扛著。經過一座橋時,驢子因為不舒服,掙扎了一下,結果掉到河裡淹死了!

  上述故事中的父親就是深為那些“是非”所累。到頭來弄得自己不知所措,失去自我的判斷能力。最終把事情搞得一團糟。

  有人群的地方就會有是非;有相信“是非”的,就有搬弄是非者的用武之地。所以,與其說“是非”是人為杜撰出來的,不如說是由人“信”出來的。有了是非,原本親密無間的好友可以反目成仇;沒有是非的空間則讓人感到耳根清淨、心情舒暢。既然如此,就不要去相信搬弄“是非”的人,去傳播傷害朋友、影響和諧的那些“是非”。

  杜絕“是非”的人會在聽到他人議論自己朋友的時候遏制“是非”的傳播,更不會把“是非”傳到朋友那裡。因為真正的朋友只是希望對方快樂,而不願意讓朋友因為聽到那些“是非”而生氣。

  有些人傳是非是為了貶低別人,烘托自己。某單位召開職工大會,廠長很神秘地宣布:“據可靠消息,某兄弟廠今年虧損300萬,下崗150人。”完了,還要附加一句“這是內部消息,外面不要亂張揚,”其實此地無銀三百兩,巴不得大家好好地宣揚。有些人就有此陋習,在他看來這似乎就是表彰他自己的功績,其實他自己虧損多少,可能他自己連算都不敢算。這種人一旦發現了別人的錯誤就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勝利,絕不會忘記大肆地宣揚出去。是非就是這麼產生的,一傳十,十傳百,最終傳到兄弟廠時必定會造成那裡的人心渙散。

  在我們的企業中,總會有一些人不支持構築組織的積極能量和良好的工作氣氛,相反還去傳播一些道聽途說的小道消息,或是某位領導同事的謠言。他們聚在一起就很興致勃勃地談論不在場同事的是非,添油加醋。正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假的也被傳成了真的。其實,背地裡說別人壞話是很不明智的行為,既是對他人的不禮貌不尊重,也是對自己形象的一種損毀,害人害己。如果不巧又恰好被當事人聽到,那麼你就成了“活靶子”,憑空為自己招來忌恨,你就成了眾矢之的。

  我們無法控制別人去傳播“是非”,那麼最好的辦法就看好自己,停止“是非”的傳播,讓自己的耳朵不去聽“是非”。這樣就會遠離了“是非”小人了。

極樂世界不是虛妄的

極樂世界的由來,自性變現出來的,不是阿賴耶。比起阿賴耶,兩個對比,阿賴耶是虛妄,是假的。它是真的,它不生不滅,它沒有變化。壽命很長,沒有變化,那個地方的人不需要飲食,不需要睡眠。那個世界是光明世界,沒有夜晚,也就是沒有黑暗,無論在什麼地方全是透明,大地都放光。 這個世...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