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12月21日 星期一

“天道忌巧”,人生要有笨拙的功夫!


  “天道忌巧”,人生要有笨拙的功夫。語出曾國藩,當時的晚清,在一種虛浮、圓滑、取巧的氛圍中,因此曾國藩大膽“ 去偽而守拙 ”。

以天下之至誠應對天下之至偽
以天下之至拙應對天下之至巧
天道忌巧,天道忌貳,天道忌盈。
  不要走捷徑,人生的路一步一步地走,世上沒有捷徑可走,要撲下身子,紮紮實實地去做。
  天道忌貳,貳就是不忠誠。誠為人之本,不誠則無以立。
  天道忌盈,就是忌滿。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人道惡盈而好謙,鬼神害盈而福謙。日中則昃,月盈則虧。
  其實不論什麼時代,大道至簡,都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天才往往困於他的天才,超前時代,並因此隕落,而腳踏實地的庸才,才運籌帷幄,臻至成功。

理念:誌之所向,金石為開
  許多人心目中的曾國藩是權謀家的代表,這是對他的誤解。曾國藩的領導藝術雖不無權謀因素,但其核心卻是“忠義血性”的儒家理念。
  曾国藩生于雍、乾后,举国风气的败坏,几乎达到了顶点。在曾国藩看来,最可怕的不是太平军的造反,而是统治阶级本身的人心陷溺、人欲横流。
   因此,曾國藩與羅澤南等人,宣講舉世都不宣講的儒家學說,以傳承聖人的價值體係為己任,最終排除千難萬險,成就了“以轉移社會風氣來造就一代之人次”的功業。


用人:尚樸實,耐勞苦
  如果說在理念上曾國藩高揚的是“血性忠義”,那麼在人才的選拔上,他選擇的則是能夠切實認同這種理念並加以踐行的“樸拙之人”。
  曾國藩從最根本的選人環節入手,提出軍官一定要選“質直而曉軍事之君子”,兵勇則一定要選“樸實而有土氣之農夫”。
  湘軍靠什麼打勝仗?靠什麼持續地打勝仗?就是這種“尚樸實,耐勞苦”的作風。曾國藩的用人,從表面看來迂闊笨拙,其實正是他的過人之處。
治事:大處著眼,小處下手
  管理最忌諱的就是全無實際而空談誤事。曾國藩從一開始就對此有深刻的認識,他強調“軍事是極質之事”,來不得半點虛浮的東西。他厭惡聽到高談闊論,只喜歡平實之言、平實之行。
  曾國藩的管理風格亦是以“勤、實”二字為核心。他認為,帶兵一定要腳踏實地,勤勤懇懇,一步步地從小事做起,才能日積月累,見到成效。


作戰:扎硬寨,打死仗
  曾國藩用兵,很少有出奇制勝的戰例,他有自知之明,不高估自己的能力,不低估對手的智商,由此發展出了一套“扎硬寨,打死仗”的笨工夫,穩慎徐圖,穩紮穩打,反而一步步地在與太平軍的作戰中佔盡了上風。

組織:還我真面,复我固有
  曾國藩說過:“馭將之道,最貴推誠,不貴權術。”在曾國藩的身體力行之下,湘軍形成了一種坦誠相待、相互信任、相互支持的組織文化。這種坦誠相待的“湘軍精神”,也是湘軍凝聚力和戰鬥力的來源。

心性:成敗聽之於天,毀譽聽之於人
  曾國藩的一生,可以說是屢戰屢敗,充滿了挫折與逆境,但他的過人之處,就在於他以“男兒自立,必須有倔強之氣”的意志力量堅持到了最後。
  曾國藩說:“天下事,未有不由艱苦得來,而可大可久者也。” 取巧只是小聰明,只會得利於一時;拙誠才是大智慧,方可奠基於長遠。
  梁啟超這樣評價:曾國藩並沒有超群絕倫的才華,在當時的著名人物中,他被認為是最遲鈍愚拙的一位。他的一生,也一直在逆境之中,然而他立德、立功、立言,達到了古人所說的三不朽的境界,這是什麼原因呢?
  他一生得力的地方,就在於立志自拔於流俗,而困而知,而勉而行,歷盡百千險阻而不屈服,如此而已!

極樂世界不是虛妄的

極樂世界的由來,自性變現出來的,不是阿賴耶。比起阿賴耶,兩個對比,阿賴耶是虛妄,是假的。它是真的,它不生不滅,它沒有變化。壽命很長,沒有變化,那個地方的人不需要飲食,不需要睡眠。那個世界是光明世界,沒有夜晚,也就是沒有黑暗,無論在什麼地方全是透明,大地都放光。 這個世...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