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6月11日 星期四

【一個修行者之路---“一無是處”】


在一個古老的道場,有一個小沙彌,他常年跟隨師父修行,侍奉其左右,彼此情如爺孫一般,而師父對他的修為也很滿意。
有一天,小和尚忽然心血來潮,問了師父一個問題:什麼是佛教?
師父慈祥的對他說到:諸惡莫做,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小和尚並沒說話,良久:師父,我很早就听過很多這樣的佛語,但您能用您自己的修行所得體會來教我嗎,怎麼修行,怎麼傳承佛法呢?
師父聽完,徐徐說道:要說怎麼修行,我問問你現在每天都做什麼呢?
小和尚回答:師父怎麼做,我就怎麼做。就像如有人罵您,您不生氣,那如有人罵我,我也不生氣,象您喜歡幫助別人,我也會像您這樣去幫別人。
師父說:我教你學佛,你卻只一味學我,你可知道,固然你能模仿我的所有行為,卻如何去模仿我的真心吶。
小和尚忽然笑了:弟子常年跟隨,師父的心弟子明白。就像師父了解弟子一樣。
師父頓了頓,繼續說道:我常觀心,由有到無有,由驕而靜,期間恆是無常多變,我尚不知當下自心,小輩輕狂,如何便言了解。
小和尚言
:師父善教,弟子知錯。
師父:既然知錯,且去面壁,善念不可滅,妄心不可生,心常靜淨,恆念眾生。
就這樣,小和尚面壁去了。一日過去,並無人為其送水食來。小和尚心說:師父必是年老善忘,遂不生嗔心。而忍飢續思己過。第二日,依然無人來送飲食。小和尚又做念:原來是師父有意如此,是鍛煉我心志,正是愛之深切,我不能怨恨,反當感恩而倍加精進,以謝師尊...
師父久於外窺見其清淨莊嚴相未改,嗔恨未生。微點頭讚許道:雜念不生,常住安忍地,恆不見眾生過,遠離諸多邪惡魔障。善哉! 乃召喚其出,說道:見你思過期間,正念不退,乃至細微,常願思人好,不樂道人非,今以得清淨,你隨我來。
小和尚:是。便緊隨師父。
不久,二人遂至禪房。見有一禪台,上有一小碗米飯,一杯熱茶,一件僧衣,一對竹筷,三枚銅錢。
師父說到:你前日所問者,如何修行,如何傳承,我今以此諸物示見。你可知我意何指,善思維之。
小和尚腹中雖餓卻未敢便食,乃道:佛法如藥,療眾生身心。心若有病,佛以教解脫而令自在,以般若智慧令常不住有為而得清淨。身若有病,佛以自然法令隨順自然,不住所得,不住有失而得身自在。禪如月明,生活如禪。
師父笑道:小子奸詐,你是想言腹中有病。也罷,此時出題,一者,你並無準備;二者,我亦知你此時飢勞交加。只是,如今用膳之時已過,此亦不足為用充飢,你且拿這三枚銅錢,下山自行用飯去吧。
小和尚便自領銅錢下山去了。途中忽遇一乞丐,面容憔悴,體形猬懦,一路行乞,無有施者,乃做思量:世間道德稀有,少熱心者,然我一介貧僧,自給尚不能,雖有心但奈何無有餘力,何況自己亦兩日未食,阿彌陀佛。做此念已,雖有不忍但也無奈,而竟至離去。
及至一食鋪,自買了兩個熱饅頭,望著手中微少食糧,思之自己尚不夠,然終不忍自食用,乃決定布施一半。念此便急沖衝回走,忽念長老之語,似話中有話一者,你並無準備,二者,我亦知你此時飢勞交加”,乃思量之:我自言生活如禪,時光如飛,無常豈會待你準備好再來;二者,我身雖餓,然遇乞者,吝食物錢財不願就施,此卻是心病,如此身心具病,我當療身或當療心為先吶。觀我此身,終非我所有,今日有得,於我何得;今日若失,於我何失。既知如此,當下不復覺自身飢勞,而發大菩薩心,將手中食物盡做布施。
爾時,小和尚若有所悟,歡喜而回,奔行郅山坡,忽然有一飛蛾迎面飛撞而來,一時閃避不及,重重撞於眼中,疼痛難當。乃做念:『廣行諸度,眾生為先』。念及於此,疼痛頓消,自說道:我曾發願,若我成佛,必度一切眾生,若我今日於此飛蛾便生嗔恨,自度尚不能,如何度廣大眾生!
遂恢復平靜,又做念:佛說眾生平等無別,飛蛾雖小,命卻於我無異,我曾發誓救護一切眾生如護我子,是以,非但不能怨恨其,反應做念祈禱願其無有受傷。做是念已,若有所悟。歡喜說道:佛果無妄言,此飛蛾果是為成就我安忍精進正果而來,今後再有傷害,既然已知彼是為度我而來,歡喜受之,必不敢怨恨,而更當感其恩德,供養如師如佛如父。如此思之良久,心大歡喜而回。
師父本具極深修為,於此間諸事已然明了於心。而做言:善哉!善哉!心無掛礙,眾生為先,廣行諸善,行諸佛行,精進不退,果如此則足當諸惡莫做,諸善奉行八字。善哉!善哉!
不久,小和尚回至師父坐前,恭謹言道:師父之前所示之意,弟子今知,願當面做答,師父指教。
師父:不必著急,你且回去,細思量之,明日再來。
小和尚:尊師言。乃至回房,他看到了一碗熱騰騰的素面靜靜的擺在桌面上,心中暗道,師父原來早就苦心準備好了套子讓我裝呢...次日,小和尚於師父及眾師伯前恭謹做禮,說道:師尊前日所指,何以修行,師父即以米水錢物衣食所示,既是要我如遇乞者,即施飯食;遇窮即施以財物;遇人無物以為遮體;廣受諸寒凍者即當施以衣物;遇傷者即
救之。此即修行,功德無量。廣行諸善,以身作則,常思己過,以法為施,即是傳承。望師尊指教。
只見會中諸人皆點頭讚許,惟獨師父閉目默然一言不發,大眾不解,良久,長老說道:取紙筆來。不久,長老寫道:一無是處便起身離去。
會中諸人皆疑惑不解,交頭論足,小和尚也正疑惑,不知師父之意,乃做念:師父從不如此待人,生人尚能熱心待之,更何況是我了,如此必有深意,想是我的回答有什麼不對了,但是,我覺得師父每天做的如果說是在做修行的話,不正是這些行為了嘛,回憶起師父說的一句話由有到無有,由驕而靜,是了,菩薩行本來就是實修的功夫,是方便法,我若一味的執於領悟如何去行,還不如真正實在的去修。現在不能說師父是生我的氣了,既然是又想考煉我的話,細思我所說的應並無大錯,必是師父不希望我只是修成菩薩般的嘴巴,而行為真心卻一無是處。
小和尚又自思量道:我今日所說真的不是為了讓大家知道我的心是多麼的慈悲嗎,真的不是為了令大家都知道我的道德高深到了什麼程度了嗎,我不能這樣想,是的,佛弟子當因得法而清淨,怎麼能一得法便生驕狂呢。師父一定是要弟子遠離驕傲狂妄,善哉!我果然是一無是處,本來就是一無是處。阿彌陀佛!
忽然小和尚輕輕笑了起來,起身望師父離去的身影,恭恭敬敬的合十而拜之,輕輕說道:師尊之恩,深過四海,今日教誨,弟子牢記,誓不敢忘,從此一心行菩薩行,不再輕狂妄言,至此,弟子再不見求一切法。
遠處,師父暗暗點頭,清淨不能染,菩提心不改,時時善念己不如人,虛心受教,驕狂不起,而能常善思維之,果如此則足能當自淨其意四字。

極樂世界不是虛妄的

極樂世界的由來,自性變現出來的,不是阿賴耶。比起阿賴耶,兩個對比,阿賴耶是虛妄,是假的。它是真的,它不生不滅,它沒有變化。壽命很長,沒有變化,那個地方的人不需要飲食,不需要睡眠。那個世界是光明世界,沒有夜晚,也就是沒有黑暗,無論在什麼地方全是透明,大地都放光。 這個世...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