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9日 星期四

諸佛菩薩的化現無處不在


 不要說沒有看到他人的過失而妄加誹謗,即便親眼看見有過失、不如法或者卑下的人,也不能輕易毀謗他們,在這些人當中說不定有諸佛菩薩的化身。在古印度,許多大菩薩以乞丐、屠夫、妓女的形像出現在世人面前。現在也是如此,有些人從表面上看是特別低劣的眾生,實際上他們卻是真正的大菩薩。因此,如果我們總是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看不起那些低劣的眾生,這就遠離了觀清淨心的境界,很可能在無意中犯下詆毀菩薩的罪過。今後大家一定要注意這個問題。
     我們總是習慣性地認為,諸佛菩薩肯定是非常莊嚴,渾身金燦燦的,身相很微妙。如果諸佛菩薩真的以妙相出現,我們當然很容易認出:這是佛陀,那是菩薩。但問題是,諸佛菩薩經常以低劣的形像出現。平時看到一些衣著破爛的老人、小孩等可憐眾生時,我們根本不會想到這是佛菩薩的化現,很可能以語言或行為對他們侮辱,結果造下了嚴重的惡業。
 大家一定要認識到:諸佛菩薩的化現無處不在,什麼樣的顯現都有,所以一定要恆時觀清淨心。《華嚴經》中記載,善財童子依止過許多善知識,有一位叫甘露火王的善知識顯現上嗔心特別大,他身邊的眷屬們一個個也特別凶狠殘暴;還有一位名叫婆須蜜多的善知識顯現為妓女的形象,凡是見到她或者與她說話、握手、接吻、擁抱的人都能遠離貪欲,獲得不可思議的三摩地。
     《太平廣記》中有一個鎖骨菩薩的故事:唐朝的時候,延州有一個婦人,她皮膚白皙,頗有姿色,年紀大約二十四五歲。這個婦人沒有親人,經常獨自往來於延州城中。當地的年輕男子爭著和她交遊、親熱,她從來不拒絕,甚至和她睡覺都不拒絕。幾年以後,這個婦人忽然死了,凡是和她親近過的人沒有不悲痛惋惜的。因為她沒有家人,那些男人就湊錢把她葬在路邊。大歷年間,有一​​個胡僧從西域來到延州,見到這個婦人的墳墓便恭敬地頂禮、焚香、轉繞。當地人很不解,對僧人說:“這是一個淫蕩女子,因為她沒有家人,所以死後葬在這裡,和尚您為什麼如此恭敬她?”僧人說:“這不是你們所能知道的。這個女人是一位大菩薩,以慈悲喜捨之心利益眾生,她就是鎖骨菩薩。如果不信,你們可以打開棺材看。”人們打開棺材,果然發現那個婦人渾身的骨節都是鎖狀。人們這才明白她是菩薩的化現,於是為她造塔並把靈骨供奉在塔中。
     《維摩詰經》中說:“或現作婬女,引諸好色者,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道。”因此,有些人表面上很低劣,說不定這也是佛菩薩利益眾生的方便示現。娑婆世界有很多佛菩薩的化現,這些佛菩薩從外表看不出來,如果我們不小心誹謗他們,就會造下嚴重的惡業,會給自己的修行帶來障礙。保險起見,我們對任何人都要保持清淨觀。“沉默是金,雄辯是銀”,所以大家要盡量保持沉默,不要隨便評論他人。
漢地高僧大德中,其實有許多諸佛菩薩的化現。譬如杜順和尚,是中國華嚴宗的初祖,他生平神異事蹟很多,被稱為是文殊菩薩的化身。杜順和尚在世時,道德高尚,不攀外緣,每天白天上山耕地,晚間回寺誦《華嚴經》,天天都是如此。他手下有一弟子,跟他學法有十多年了,剛開始信心很大,但慢慢久了以後,見師父白天種地、晚上念《華嚴經》,覺得這很平常,沒有什麼可學的,不如到五台山朝拜文殊菩薩,求開智慧。他向師父請求,師父說:“不必去了,在這裡修行和去五台山拜文殊菩薩是一樣的。”弟子不明白師父的意思,一再求道:“師父,我已發願朝山,請您慈悲,了我心願。”師父見他去意已決,便開許了。臨行前交給他兩封信,一封給青娘子、一封給豬老母,讓他順便送去。
     弟子將信收下,立刻啟程。按信上的地址沿路打聽,找到了青娘子,沒想到她是一個妓女。他十分驚訝:“師父怎麼會有一個當妓女的朋友?”但信封上明明寫的是給她,因此便照樣交給她。妓女拿過信,拆開一看,說:“我知道了,我的工作已做完,現在該走了。”說完坐著圓寂了。弟子覺得奇怪,將信撿起一看,信上說:“觀音,我現在事情辦完了,要走了,你也跟我走吧。”原來青娘子是觀音菩薩。可是他還沒有醒悟。
     他又繼續趕路,按第二封信的地址找到豬老母,原來它是一頭豬。豬老母接到信之後,用鼻子拱開看看,當場也死了。弟子又覺奇怪,撿起信一看,信裡寫的是:“普賢,我現在事情辦完了,要走了,你也跟我走吧。”但這愚笨的弟子,還不覺悟。
後來他到了五台山下,遇見一位老人,問他:“你來五台山做什麼?”他回答,朝拜文殊菩薩。老人說:“你師父就是文殊菩薩,你不拜師父,卻千里迢迢來拜文殊,真是捨近求遠!”說完就不見了。這時他才恍然大悟,於是立刻回頭,趕快回去見師父。可是當他到寺院時,師父已圓寂多時。
     可見,文殊菩薩、觀音菩薩、普賢菩薩,分別以不同的方式度化眾生,諸佛菩薩的化現不可思議,在旁生中也有,在妓女中也有,在高僧大德中也有,只可惜很多人並沒有認識。一位具德上師生前常默默無聞、無人問津,弟子也不知曉其功德,一旦上師辭世,方憶念起上師的偉大,但卻再也見不到上師,只留下無窮的追憶與悔恨。
     因此,以後我們遇到出家人時,即便他顯得再不如法,也不要說他的過失,否則很可能造下嚴重的惡業。如果你是為了維護佛教,沒有任何自私自利心,在這種情況下說對方的過失也許問題不大。除此之外,無論如何不要誹謗身穿僧衣的人。一個人再怎麼惡劣,只要他身披如來的袈裟,就算是佛陀的追隨者,我們就不能說他的過失。現在有些居士不開口則已,只要一開口就說出家人的過失,這些人真的是業力深重。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