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7日 星期二

論辟穀、少食和素食



辟穀、又稱絕谷、卻谷、斷食,原為道家修煉方術。後佛、儒、醫諸家都修此道。一九七三年,長沙馬王堆漢墓出土文獻即有「卻穀食氣」論述。這是我國發現有關辟穀最早記載。辟穀,即是不食五穀和肉類。有人將練氣功辟穀稱為「氣功辟穀」。把長臥久坐的辟穀稱為「冬眠辟穀」。氣功古籍常有「食氣者壽,食谷者夭」之說。北宋文學家蘇軾、不僅精通詩詞書畫,還寫有不少氣功養生方面文章。如在《辟穀說》一文中寫道:「引首東望,吸初日明光咽之」。晉代氣功養生家葛泱也曾講過:「欲得長生、腸中常清」。《神仙食氣金櫃妙錄》有辟篇谷章:「先合口引之、納氣咽之, 滿三百六十、不得減。此咽之欲多多益善。」 《洞元井 曰》:「修養之道,先除嗜欲,內合五神,此當絕粒,心不動搖,大腑如燭,常修此道,形神自足。」《山海經》中寫有:「有繼民、無繼民、任姓,無骨子、食氣、魚。」

辟穀可養生。因人體攝入過量食物後,會大大增加消化、轉化等功能的負荷,使腸胃、心肺、肝膽都得不到休息。影響了壽命。另外在腸胃中存有大量的渣滓、病菌。如得不到排除,人體就會生病。排出,在易經中叫損。《易·損卦·象》曰:「損盈盈虛、與時皆行。」《易·雜卦》也說:「損盈盛衰之始也」。可見排渣意義為之重要。
辟穀,古代有此傳說,是否真有其事不可知。但《史記》、《漢書》所載張良導引辟穀是真有其事,而且延年到幾年之久。如呂后不勸阻的話,還要繼續下去。一九八九年三月二十九日《湖南日報》報導:「四十三歲的孫志珍女士,辟穀一百一十六天沒有進食,身體沒有不適之感。」
1998年8月8日,我堅持練氣功,收到了強身健體之功效,後來,我從一些資料中看到辟穀可以長功治病,隨而再1998年先後兩次進行主動辟穀7天和十天。為了使辟穀安全、順利的進行,我接受了臨床醫學嚴密的監督,制定了辟穀方案和臨床觀察,兩次辟穀,粒米未進安然無恙,而且還取得了意外的收穫,長了功,減了肥,治了病。經過兩次17天辟穀,體重146斤降至128斤,多年得胃萎縮、膽萎縮、肝、心臟等病症已不存在了。

據科學測定:一個體重五十五公斤以上,從事極輕體力勞動的成年、每日消耗熱量為二千佰大卡。而辟穀後這些能量第一來源自身消耗,第二來源於宇宙中的未知能量。有人提出來自於空氣中的氮氣,而氮氣素又是蛋白質的主要成分。人體胃中有固氮細菌,固氮菌能將空氣中得氮氣轉化成人體需要的蛋白質。我認為這只是很小的一部
分。

十七世紀初,荷蘭有一位叫凡·海爾蒙的人,他將一百八十斤砂土放到一火大木盆里,在土中栽了一棵四斤半重的柳樹,每日只澆水、不施肥,五年後將樹拔下稱重五百一十六斤,砂土曬乾後只少了半兩,那五百斤樹是吃什麼長大的呢?人們肯定會說這是光合作用。
根據美國海洋學家再加拉帕戈斯那島附近的深海底發現,有茂密的海底生命存在。而這些萬丈深淵的海底並無陽光,英國南極考察所在冰雪覆蓋的南極洋下發現有大量的海葵、苔類、海藻、魚類等動植物生存,而這裡也沒有日光照射。深埋在墓穴中的印度聖僧,在既沒有食物又沒有空氣和陽光的環境下又是如何生存?
一九八七年八月五日,中國科學院遺傳所首次在我國返回式衛星上搭載種子試驗。飛船在距地二百至三百公里太空飛行了近五天後,種子由黑龍江省農科院試種,其中太空椒棵平均重四百克,畝產比地面對照提高近百分之三十,維生素C含量和可潛性固形物含量提高近百分之二十五。特別是二次搭載的品種早熟性明顯,產量比地面增加了十倍。
宇宙是無限的、奧秘是無窮的。而我們人類了解和掌握的只是極少、甚至是片面的一部分。如果用我們現有的一點常規知識去結實生命和宇宙,是否顯得有些可笑。
宇宙之正氣,是人體生命活動所需的最大資源。學會和掌握食氣,便可獲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生命能量。
食氣,乃古人仿照龜、蛇等長壽動物吞氣生存的一種養生方術。食氣即是食宇宙當中的日、月、星三寶之精氣。
美國卡耐基營養研究所發現:人通過辟穀可使精神爽快,提高記憶力。日本九州大學臨床實驗表明,辟穀對高血壓、腸胃病有一定的療效。大阪醫科大學治郎博士說:「青蛙、蛇、穴熊等冬眠動物,經四個月斷食、反而增加了生命活力」。

少食、素食
科學的辟穀可以長壽,但還有個條件和方法問題。而少食也同樣益於健康,這是我們任何人都能夠極易做到的。
《太平經》有云:「少食為根,真神好潔,糞穢氣昏。」孔子在《論語》中提出:「食無求飽。」《神仙傳》一書里寫道:「食戒過多。」唐代高齡養生家孫思邈講:「安身之本、必資於食。」
曾有人實驗:一個堅持一日三餐的人尿中排毒量為百分之七十五。堅持午、晚兩餐的人尿排毒量近百分之百。
原蘇聯生物學家對一千隻雞進行限食試驗發現:用不生蛋的老母雞挨餓七天後給予正常飲食,一個月後竟神奇般的「返老還童」。這些雞不但身上長出了茸毛,而且開始生蛋。壽命也比一般餵養的雞長了三倍。
多食,不但影響健康、影響體形,而且影響精神和情緒。當我們酒足飯飽後十,往往都想睡覺。因為大量血液都要供應消化系統,相對腦部供血減少,使我們有昏昏欲睡的感覺。這就是古人所說的:「飯飽神虛。」
兩千多年來,廟宇道觀是我國修行者的聖地,也是佛道兩家為之素食者的楷模。道家講:「食肉者勇而悍,食谷者慧而天。」耕雲先生說:「不吃太多的葷腥,可避免吸收太多助長」無明的陰氣。
在大自然中,多數食肉類動物性格比較兇猛。如狼、虎、豹。而食植物的羊、兔之類就比較溫順。據前蘇聯科學家用不同食物餵養鴿子試驗表明,選擇食物的種類,是可改變動物性格的一條途徑。研究者將鴿子分成幾組,用不同食物分別餵養一個月。結果食豌豆的鴿子體態完美、性格溫順,而食生肉的鴿子變的兇狠,易怒。科學家用晡乳動物試驗,情況基本相同。
台灣大學醫院臨床病理科對四十名僧人觀察研究發現:非素食者高血壓性視網膜病變要比素食者高百分之五。而視網膜動脈硬化症,飛素食者比素食者高百分之二十四。對七十歲以上老人家綜合眼科疾病比較,非素食老人要比素食者高百分之四十以上。
美國有位名氣很大的記者,整天忙於採訪和編稿,但他每日睡覺不過四個小時,可風染神采奕奕,精力充沛。據本人介紹主要是少食肉類,多吃素食和水果蔬菜。
素食和蔬菜可促進新陳代謝,保持自律神經的平衡。素食者血液偏於弱減性,肌肉和身體不易疲勞。素食者血液黏度低、血流通暢相對供氧充足,頭腦就清醒。
食肉者偏酸性、愛睡覺、心神不安、性格外向。食肉者血管壁膽固醇多、易患高血壓和心臟病。
在一定意義上,辟穀、少食和素食是有益於我們的身體。為了有一個健康長壽的生命,應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順其自然。

總結
辟穀是一門科學,而且內涵高深。古今練功家經過長期的修煉,達到一定境界多有辟穀現象發生,功夫得到長進,潛在疾病得到調治,從而延年益壽。實踐證明,高功夫的練功家多鶴髮童顏、返老還童。因此,辟穀要順其自然。
辟穀分為主動辟穀和自然辟穀,主動辟穀是練功者的一種願望,儘管也可以辟穀,但短期辟穀(3—7天)是可以的,卻難以持久。同時安排不當容易發生難以預料的事故,我的觀點是不加提倡。自然辟穀是練功達到高層次後出現的自然辟穀,自覺厭食、少食或不食。自然辟穀可以持久,安排合理,加強練功,在臨床醫學監督下可以長期進行辟穀。近有報導,辟穀最長者達一年之久。自然辟穀是練功者難得的機會,請同道們切莫錯過。
科學發展的今天人們懂得了其中的道理。特別是大中城市人體力活減少,代謝水平相應降低,對營養的消耗相對減少,少食是必要的。同時,中老年人胃腸蠕動減慢,消化功能相對減弱、飲食不當,毫無節制。必然招致胃腸受累而引起疾病。國外一項研究表明,少食飲食還可減緩衰老,防止因增齡引起的相關疾病。現實生活中的調查資料顯示,因多食而超重的人,其壽命比正常人平均短3.6-15.1歲;而在90歲以上的老年人養生經驗介紹中,80%以上有節食習慣。這就要求我們中老年人宜節食。唯量唯度,注意飲食規律、營養及衛生等,必將利於人的身心健康。

飲食以素食為主,以確保「身安」理得。故此素食之風正悄然而起。其實在兩千多年來,佛道兩家就已為人們樹立了素食的楷模。今天對素食品的研究中還發現了食物纖維的養生價值。諸如完整的穀物、豆類、馬鈴薯、玉米及水果。蔬菜中的纖維資,有助於控制體重,能減少人體消化過程中對脂肪的吸收,可降低血液中與心臟病有密切關聯的甘由三脂的含量;可維持血壓、降低人體對胰島素的需要,對糖尿病及其它疾病都具有輔助治療作用。
今天,人們通過大量的生活實踐驗證,尤其是多科學、全方位的科學調查與綜合實驗,可以看出,素食對人體健康是非常重要的。
(轉載自騰訊道學)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