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0日 星期三

弘一法師丨愛至深處是慈悲



他雙手合十,
嘴邊誦經呢喃,
是在懺悔過錯,
更是心懷眾生、播撒慈悲。

從風流才子李叔同到佛門高僧弘一法師,這一轉身,並不華麗。他所帶給後世的,除了種種關於破產遁世的遐想猜測,還有一份讓人感慨萬千、肅然虔敬的濟世慈悲。

斬斷情根,愛即慈悲

弘一法師出家前曾在信中這樣對妻子說:“做這樣的決定,非我寡情薄義,為了那更永遠、更艱難的佛道歷程,我必須放下一切。”

1918年的春天,一個日本女人和她的朋友,尋遍了杭州的廟宇,最終在一座叫“虎跑”的寺廟裡找到了自己出家的丈夫,這個日本女人,是當初李叔同留學日本時所結識的愛人。

“慈悲對世人,為何獨獨傷我?”面對妻子的絕望,弘一法師只是雙手合十,低頭閉眼,似是懺悔,又似是訣別。“叔同……”“請叫我弘一。”日本妻子道:“弘一法師,請告訴我什麼是愛?”李叔同:“愛,就是慈悲。”說罷,薄霧西湖,兩舟相背而別。

“道是無情卻有情”。其實,他在出家前曾預留了三個月的薪水,托老朋友楊白民先生連信件轉交給自己的日籍妻子,並拜託朋友將妻子送回日本。他的出家,絕非躲避現實的不負責任,他是有備而來的,這恰恰就是他做到的最大擔當。

萬物平等,普度眾生

弘一拜訪學生豐子愷時,豐子愷請他藤椅裡坐,只見他把藤椅輕輕搖動,然後慢慢坐下去。每必如此,多次之後,豐乃垂問。弘一答曰:“這椅子裡頭,兩根藤之間,也許有小蟲伏著……先搖動一下,慢慢地坐下去,好讓它們走避。”直到他圓寂之前,仍不忘提醒人們在焚化遺骸時不要損害螞蟻生命。

在他眼裡,生命沒有貴賤卑微之分。在批評他人時,他滴水不沾,口不進食,這並非與他人慪氣,而是替犯過者虔誠懺悔,借事磨心。對於信徒供養的香菇豆腐,他一一謝絕,原由是這些食材比其他的價格更高。他常說自己無福消受,“我們即使有十分福氣,也只好享受三分,願以我的福氣,布施一切眾生,共同享受。”

一位修行者所做到的慈悲為懷能有如此之細緻,不得不讓人敬佩萬分。

念佛救國,無懼生死 

抗日戰爭爆發後,弘一法師提出“念佛不忘救國,救國必須念佛”,他居住廈門萬石岩,自題居室為“殉教”室,後廈門遭日機轟炸,彈片入室,弘一法師無驚無懼,泰然處之,並說:“為護法故,不怕砲彈。”

後日本人找到弘一法師,請他循當年鑑真之例,到日本弘揚佛法。面對來人,弘一法師憤而說瞭如下一番話:“我在日本留學5年,日本學校教給了我很多知識,這是我永遠銘記在心的。但當年鑑真法師去日本,海水是藍的,現在已被你們染紅了!日本,我是萬萬不會去的!”

雖是世外之人,仍以國家興亡為己任,面對侵略者,他不失民族大義,怒斥暴行。救國愛民,仁為己任,可謂是真正的慈悲。

張愛玲說:“弘一法師與康韋與香港教授與釋迦牟尼等皆一例,動人的美男子。”弘一法師被視為與佛祖釋迦牟尼齊肩,不是他的人生有多傳奇,而是他胸懷慈悲二字,展露出佛家的“人情味”,做到了真正的普度芸芸眾生。
圖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轉自國館平台

張貼留言